【灼华·问道】写真预告

2010.04.08

帮阿心做预告,同时作为文案我鸭梨很大……于是请支持吧。

【灼华·问道】写真预告

 *

【灼华】 

流水不斷,花枝春滿。大千同我,無憂無煩。

【问道】 

問天之道陰與陽,問地之道柔與剛,問人之道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易六畫而卦成。

预计双册,【灼华】为同人向,【问道】为正直向。双班为主。

大图戳戳戳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青山不改

2009.12.21

我不是想说什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的。
我只是想说赭杉军,已经登场两年了。
再也不会淡忘的人,再也不会远去的人。
虽然世上再也没有他了。

说过太多不舍的吐槽的话,只是还是想接着说下去。
霹雳人事如浮云而过,他却是我唯一想驻足守望的风景。
即使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赭杉军了。

我从来就不信什么仙山快乐,我只知道有那个冰冷的字眼叫退场。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过了很久终究淡漠,他就是他,一如往昔,未曾改过。有人可以任他逐渐湮没在历史的云烟里,我抓着不想放手,一样的。

Never,Never.

枕着好友送的+3抱枕,笔电上贴了张他的贴纸,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这么小孩儿心性,就是想能在触目可及的地方看见他,啦啦啦。

今天是生日……那么赭,生日快乐。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周年祭—归去来兮

2009.10.14

一年过去,恍然入梦。
疯狂过痴迷过,哭过笑过,也不过还是万千奔忙的芸芸众生,只不过在伸出双手拥抱世界时,往昔沉淀成了记忆深处的云影。

有些时候一篇文真的不能拖太久,在《神州散记》开篇的时候,伏龙苏苓史波浪甚至拜江山还活着。但是很久过去:伏龙成了完完全全的曲怀殇为补柱碧血洒尽;苏苓虽然生机又现但遭劫一番只缘于这无奈的江湖;拜江山连同三口组cos了四奇;史波浪变成了问剑,问剑亡于末日骄阳;不二做死了;怨姬退隐又被拉出来;异度魔界线终结,玄宗天命终成历史云烟。

这些神州故人,终于一个又一个离开舞台,把那块落幕已久的幕布盖得更严实更紧。

犹记神州时的末世,幸好有那些傻人在,怀揣着某种意义上的虚妄。只是,就像原先看《命若琴弦》,拉二胡的盲艺人告诉他的徒弟。拉断一千根琴弦,就可以取出琴中的药方,重新开眼看着花花世界。这自然是一种虚妄,只是这种痴妄是唯一的支点时,他们就必须容忍、坚持、并代代虚妄下去。这种虚妄的别名,也叫希望。

弘一法师的手迹里,有一副非常有名,上书四字:悲欣交集。原先曾有人说,人生何来?赤条条来去无牵,无法选择,此一悲;来到人世,便要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于夹缝中求生存,身心多历困苦,此一悲;往事不可谏,来者不可追,春华秋实,年华不复,此又一悲。
然而“悲欣交集”,即告之曰人生终究不只是悲。悲者,欣之所托也。

人事已非,不可再回头。
人生在世,平凡是福。
传承是永续的过程。
玄宗门人,只问正邪善恶,不问来历出身。

一直说他温暖,无他,唯有这些平淡至极的语句和一些细微的举动下,浓浓的挂怀和沧桑。
也一直在想,怎样收束我那篇散记。最终想来,不过是用“人生在世平凡是福”八字。
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他这一路苦战,乃至血祭神州,最终要的,也不过是为苍生求得一个温暖的人世间。那不是幻想中的乌托邦,而是真真正正的和乐盛世。
这一路水远山高,我没能陪他走。那是我所无法到达的远方。只是能远远的望着走了这一遭,亦是幸事。他已归青埂冷峰,吾辈虽有无奈愤怒悲伤彷徨,亦可放下。

归去来兮,是为大光明。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君子比德于玉

2009.05.26

冰冰的两个儿子到家了,哈哈。小君和小宝。小君和想象中的魔赭小雨相差不少,本以为是很大叔很严肃的一只【><天音:滚,小雨怎么大叔】,看照片居然是天然正气表情很无辜的一只,哈哈哈,非常可爱。

这两天在研究线装书,想着若能做个袖珍开本的《小窗幽记》出来,给两个小家伙拿着,应该是很有趣哦?

之前送了两个小家伙一人一个平安扣,现在想想,要是有地方能定做可分可合的玉石扣就好了——做个太极的,哈哈。

其实赭,我一直一直都觉得,和他最相匹配的,就是玉。
那天跟阿心说,你看,昔人言君子比德于玉。温润而泽,仁也。慎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我拿这段话去比对赭:温润而仁,但并非无棱角,而是是非分明不伤无辜;玉有垂感,如君子般谦和沉静的处世;白璧有瑕,但是不影响清明洁净的内心;质地清亮,如君子磊落诚心;气度如贯天白虹,如君子宏伟气魄;霞光普照,如凤鸣九天;精神见于山川,如顶天立地,气吞山河之豪情。

怎样想,都跟他太相配。他是可寄百里之命的君子,但又不是传统君子形象的弱质书生,而是堂堂四奇之首,神州遍览,山河在心,一肩可担尽天下事。

翻滚,印石还没到手,不知道是多大的印方,5×5也好,6×6也好,或者是8×8,我都没刻过这么大的印方啊……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本命30问

2009.05.12

在云水涧做的本命30问

01. 喜欢赭杉有多久?XD

半年了。如此的后知后觉入道,如此的后知后觉看神州,这一路碧血丹心,我没能陪他走……

02. 你对赭杉的第一印象?

MV里沉默而坚忍的道者。

03. 赭杉最打动你的是他的哪些特质?

沉稳、内敛、朴实、让人心安,不折不扣的君子之风,很久以来,终于让我觉得,又有了一个言必信行必果的人。

04. 说说你最萌赭杉的什么地方?

气势、性格、飞扬的眉宇,或许应该干脆就说,这个人。

05. 说说赭杉的缺点或者弱点?

可不可以不要死……

06. 你最喜欢赭杉的哪个版本?说说理由。

怎么说,对我而言,没有两个赭,那只是他生命中的两个阶段。

07. 你记得赭杉有什么习惯性动作么?

武尊经典的Pose,甩水袖,背手,敛目垂眸。

08. 赭杉的昵称你都知道哪些,你最喜欢怎样称呼赭杉,或者你对赭杉的爱称是?

最喜欢叫……赭和赭杉吧。

09. 你对赭杉的造型设计的看法?如果由你设计,想看赭杉怎样的形象?

没看法,他的就是好的(捂脸,已经花痴的完全毛东南西北的某人)咳,玄宗的华丽风,还是由他们的始作俑者宗主大人(是吧?是吧?)来担当总设计师吧。

10. 除了赭红色以外,你觉得赭杉还适合怎样的颜色?

应该是比较衬白色的,并不耀眼,白色穿在一些人身上,是夺目,赭的话,是沉静。而且亦不会与红色的发色冲色。

11. 在赭杉的招式、术法之中,你最喜欢或者印象最深刻的是?

道海终始·紫霞九一
雪乱春秋(纯粹是喜欢这几个字来着……,于是还做了Logo用……)
红影天穹

……以及他的所有阵法……(再次捂脸)

12. 赭杉的武器及随身物品中,你对什么印象最深刻?

霞涛,暗质古朴的花纹,精致而不显繁复。
随身物品的话,天鸣……只因我亦吹笛的缘故……

13. 关于赭杉的剧情,你最喜欢的是哪段?最难忘的又是哪段?
难以挑出一个“最”字了……
九峦峰一战叶公,之后背着墨道长回转青埂冷峰,第一次感到这个沉默的道者内心的痛。
在混沌岩池,可将天下事一肩担之的气魄。
与朋友的相处,奔走神州,三对朱武、两抗弃天……丝丝缕缕,点点滴滴吧!

14. 你印象最深刻的赭杉的台词是哪几句?

赭霞一肩天下难。
人生在世,平凡是福。
赭杉有一剑,紫霞任涛澜。道心叹不出,并地起霜寒。

15. 请对赭杉的人际关系发表一下看法XD

他就是有把周围的人都变成老朋友的气场

16. 如果你当上了玄宗门人,你会有什么打算?

好好学习(正直的FH?误XD),认真花痴(><你够了!)

17.形容一下你对赭杉的感情,或者你觉得他在你心中是怎样的存在。

那次朋友说,除了温暖,赭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我说,他就是那个让你能以性命相托的人,就是那个你何时回头都在身后的人,就是那个让人相信“言必信行必果”古训不虚的人……
他的好,就是寒冷冬夜里的一碗酒酿,一碗食尽,周身温暖,多年后忆起,亦是铺天盖地的温暖。

18. 假如赭杉可以送一样礼物给你,你会选择什么?

啥都不用送,汝麦死麦伤就够了= =

19. 对于赭杉的配乐,你的感想是?

《奇峰道眉》 很有气势的角色曲,编曲沉稳,很符合赭。
武曲 原先和朋友说,多么乐观的高昂的武戏曲。
悲曲 没有那么浓重的哀伤意味,有一种宏大的悲悯。
最新的《魔涛》,摸下巴,我倒是很喜欢这个名字。

20. 你认为平时玄宗生活中的赭杉会是什么样的?

温暖的大师兄。

21. 请用一句简短的话来形容赭杉。

盗用官方吧:紫霞碧血一丹心。

22. 赭杉喜欢和讨厌吃的东西,都会是什么?XD

唔,伊一定一脸正气的说……食材本生于自然,轮回于自然,味道便是该然如此了……天道讲无为而无不为,天之道利而不害,万物一体,万有相通,有啥东西不能吃啊……= =|||

23. 你认为赭杉的兴趣是?

静想万物,与道冥同。万形万象,在兹在彼,在他的道心。

24.你最想对赭杉说的一句话?

保重……

25. 你最喜欢看赭杉与谁互动(可以穿越),以及理由?

还是玄宗门人吧,遥想封云寂寂岁月,而不是神州离乱,烽火漫天。

26. 假如你可以跟赭杉单独相处一天,你希望会是怎样的一天?

不知道……真的没想过

27. 在日常生活中,什么东西或什么事会令你瞬间联想到赭杉?

赭色的石头,汗汗,刻章的时候每每走神。还有龙头壶><我错了

28. 你所推荐的有关赭杉的同好作品?(文图皆可)

《为道》、糖糖文里的一些句子、镜子的那篇祭文。冰的mv。兰崎的画。

29. 如果赭杉軍來到你的面前。你的第一句話是?

><吾失语

30.最后,向与你一样爱着赭杉的同好们说句话吧!

爱赭,爱温暖的人世间。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提刀纵酒入江湖,不问归乡路

2009.04.08

又一篇流水账的呓语,好吧,既然想就说出来,反正不也是加密了自己看么XD

1

今天有人说,他会告诉别人:非常时期,能退则退。自己却不退……
傻人……
赭,你真傻……

寂寞为琴,愁为鼓
日月为灯,野为庐
人生酒一壶醉一壶
清醒自甘苦
悲唱抛剑舞弃曲谱
何处归乡祖

又一首喜欢的片尾曲……词。
清醒自甘苦。
这一句,我觉得说的就是赭……

把158期的预言堂翻出来:孽角,耸向天际的黑暗峥嵘;赭杉,昂然眉峰的雄心觉悟。此战神魔辟易,日月沉沦,人性唤不回,只有决心抹去污秽。紫霞之涛出鞘,发出沛然正气,惊得山中的魑魅魍魉四处逃散,玄宗惊天剑式,却撼不动参天叛角,黑云掩芒,也掩不住道者碧血丹心,最终一式,血偿生死,恩仇长沉。

血偿生死……他何须偿任何人的生死。
他说欠了朋友的情,他要去还。
可这一路走来,他为了谁。
这一生,他一直抗魔的路上坚定的走,从未变过,那个沉默坚韧温润的道者,赭衫飞扬,不负初心。

最后一场,彼岸未达英魂已去……
我还能说什么……

“只因你,让青史绝唱于千古”。

说的真好……只因你,让青史绝唱于千古。

2

这几天看冰冰的mv,云染中心的mv,赭就那几个镜头,但还是很帅很帅,我还是想你了……

把回帖备份个。
———-
云染很清透,不纠结不痴缠,云染很大气,不弃抗魔天命,不负挚友之托。思绪缱绻,却不若凡常的小儿女心思。从没忘……云染不是八点档,抗魔,为友,她是身负天命的道者……

这里蔺的形象很大哥。
蔺在峨眉墓前说:旧事不该重演。
点透那个本就清醒的女子。

比起缠绵痴恋,仰赖别人的“炮火“轰醒梦境,不若这般锦瑟无端,华年惘然。
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清商随风,衷曲徘徊。
一唱三叹,慨有余哀。
咳咳,之前说了嫌这十六个字境小……还是要送XD

击节叹之,终是往事随风,浮云漫卷。

======我是HC的小分======
我要HC片尾
我爱阳关三叠我也爱四郎探母><
前面阳关三叠响起,弦断人亡。
那啥,正是那几条杨柳,沾来多少啼痕;三叠阳关,唱彻古今离恨。(误XDDD)
后面婉转的旋律从天而降,伴着鸟啼花落人何在,旧交心为绝弦哀……
再吼一句,道士们都好帅啊啊啊!气场好强大。
再小声说赭你虽然酱油了你还是很帅啊XDDD

———-
恩,我是喜欢琴心里的云染的,还是那句话,不痴缠。
就这样清清透透的。
她是道者,以大义为重,从不会放弃天命。
出身玄宗,终其一生的宿命,就是对抗魔界。
掷地有声的话。
我爱这样的独立自省的女子啊~~~

3

人事已非,不可再回头
人生在世,平凡是福
传承是永续的过程
玄宗门人,只问正邪善恶

这些句子,都是淡的,也都是喜欢的。
一直说他温暖,无他,唯有这些平淡至极的语句和一些细微的举动下,浓浓的挂怀和沧桑。

他是一个温暖的高人,最普通的先天人。
真的很容易,就会湿了眼眶,无法接受观点以及质疑。

于是让我心痛的便是,很多人都说他可以求死。
不会,绝对不会,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放弃

黑暗再久,终有光明的时候
人性再恶,终有醒悟之日。

这样一个至死都相信人间暖阳的人,怎舍得轻易的放弃人世间。
只是相较于苍生,他不会把自己放在心上……就是这样一个傻人。玄宗这些人,急公好义,死而后已。就是这样一个让人不得不感动的门派,就是这样一群让人不能不感动的傻人。

赭不完美,他从来都不完美。只是我知道,他这一路浴血奋战,最终血祭神州,所求的,不过是为苍生求一个温暖的人世间。

风雨过后,那片神州大地上,还有多少人能记得那个沉默坚韧的道者——终究是吾等的痴念。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密码保护:今休问,且揆予初度,满引金觞——给赭

2009.04.07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神州散记】关于四奇(一)

2009.02.10

【神州散记】关于四奇(一)

角色给人的体验,都带着无比浓厚的个人色彩。你看出柴米油盐日常琐碎,他看出的就是高古风雅琴棋书画。大部分老戏迷都是看了神州补齐对赭墨的印象,而我则是翻过去找金紫的戏份补齐四奇的印象,想先纪录这一点点直觉,日后再重新写过也未可知。是我自信也好,看官觉得我断章取义也罢。自娱自乐,仅此而已。

气韵者,天地间之真气也——关于赭呆与不呆这件事

我是好人控(默,这是个什么叫法 XD),却不是完完全全的君子控,你要说一个人行事流云舒卷,为人淡然高洁,我会先躲到一边远远观望(麦说偷窥 = = 这是正直而CJ的崇敬)。只因我这个人惯常有个毛病,太过高洁的人事,必定要退避三舍。
小人众而君子独,咳咳,便是如此吧。

于是喜欢上赭杉,是必然也是意外。

之前最爱的两个人物,令狐是“游乎天地之一气”的自由之侠,罗少两脚踏翻尘世路横扫隋末唐初。
赭是不折不扣的君子——可托六尺之孤,可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墨尘音说,好友你刚毅木讷。我就乖乖的秉承着这个信条在看,只是这句话越琢磨越不对味:

赭杉根本不呆,赭杉也不木。他与轩辕不败的对手戏,始终非常沉稳。出口呛声,丝毫不亚于他的好友,而且显示了另一种风格。XD
与小草接触,从高人神棍式的问他你想活下去么,到把人家当徒弟当儿子似的带在身边,两人相交实在是又温暖又让人捧腹啊。
评价阿达和小草的武力值,点拨之前先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的同时为琉璃仙境请到两个还算可靠的帮手。

待到西北峡谷擒天来眼一役,念着“脱俗升华道心启”,却从天外扔过来一把宝剑颤悠悠插在地上,绝倒,这种示威方法,哪里刚毅木讷了……

再比如与不二做一战,处处容让,话说的也非常漂亮。素还真再重要,终究是死了。他为中原鞠躬尽瘁没错,但是也应以中原百姓的福祉为重,素还真若在,怕是也不会同意。这个意思很明了,但是他说出来很温和。不二做的反映也很可爱,你们啰啰嗦嗦,快点拿出办法来,别看我伤的重,我还有能耐让你伤的更重。虽欠沉稳,但也是个仗义直率的热血青年。

他的计谋亦不是没有,但只有海波浪击杀伏婴师,编剧吝啬的给了“好个计中计”几字。擒天来眼黄昏山战朱武,藏青云地结帝鹏护神柱,取无根花雷公胆保至友,样样做的都不差,只是王对王不能在神2迎来绝杀,他才变成了救火队员——神州岌岌可危,却无可用之人。无奈啊。

不仅是大节从来不亏,如此种种,完全就是个打太极的高手(不愧是道门出身,ORZ)

这个人物,是当作道德标杆塑造的,但是没有高大全和假大空的感觉。而是非常踏实,因此不会怨恨编剧换来换去人物脱节,他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这样的塑造,便是成功。

是大气刚毅,不是木讷,他倒是道门中情感最丰富的一个。对人心的体察,他很细腻。——那些给过他帮助的人,曾经被他温暖过的人,得到的都被自己给予的还要多。

他怀着济世之心入世,秉承的便是一个“信”字。
假如什么都不相信了,那人还有什么?
人一生都在行走中,不歇的行走在知名与不知名的,企及与不可企及的时空,从高雅到庸俗,从真诚到虚伪,不过短短一箭之遥。还在行走,就唯有冷落与忘却,生命就在提起与放下的轮回中,周而复始,不可穷尽。如果人生无处不是孤独,那是不是人生无处不可亲近?
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虽然生者必死,聚者必散,积者必竭,但有信,便能一往无前,所向光明。
原谅我不厌其烦的反复说这点,即使我是黑暗里的植物,也有向往光明的趋光性。

而生者不遑论死者哀,终是可悯。

在灵蛊山与小草的对谈,不仅仅是安慰,也是他真切的体悟。不管是什么让他不舍的人和事,必定埋藏了一段过往。
小草笑说,你又懂了。
哈,他当然懂,只是镜花水月虽是藏在纯美与虚妄并峙的屏障后,也依然是各有各的圆缺。
走出哀叹,那个渗透了记忆和想象的故乡仍在,并能从中获得生的勇气。他知道个人当守住自己的一份位置,尽自己的气力好好做人。人世翩跹流转,即使自己栽下的只是一根树苗,二十年后也能枝繁叶茂。而这中间春华秋实、凋零凄落,自己可能已无法见到,不过天道靡常,道法自然,便是随它往复了。
从一开始,他应该就存了这份心思在。而他所追求的道,如同自然之光,混合无间,随同世俗。不欲其光,终无暗时。
便是上善若水,利人而不争。
便如老子所云,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

PS:清人有云,气韵者,非云烟雾霭也,是天地间之真气也。有气则有韵,无气则板呆矣。
哈哈,于是,这个呆与不呆,喝茶。

世事无常,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关于金紫

还没看到奇象迷城那几档,只是专门找了昭尹二人的几场戏来看,没办法看牵连前因后果的智谋计策,但尚可看其气度性格。

尹秋君首先引我注意的,是他的名号——柳飘絮。是去时散漫往何曾,总付流光一梦。还是旧时烟柳又满城,惆怅青衫犹冷?
这名号,飘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江南气息,低徊的泛着光,却没有让人黯然的颓靡气息。

也该如此——江湖的刀光剑影,铁血冷酷,让人丢失了应该拥有的真实,而太多不现实的故事,不断侵蚀着人们的感知。这样的江湖,若是少了一缕率性的酒气加盟,魅力就会大打折扣。

迷城第九集开头,短短七分钟的戏,看的我心下黯然。

叹那人早就不对自己留有余地,叹那人心底早已无情。那冷淡的声音直指死穴,犹如惊雷,一点点轰响在心底。
那好,一招之下,立判生死。
他必定是极骄傲又极率性,才有紫晶东逝,悬桥碎裂——云龙斩破空而来不留余地,他却虚发一招,把最后的气力留给了隐喻自己一生也隐喻两人友情的断极悬桥。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天命如斯说。

那么生有什么了不起,死亦没什么了不起。
几声惨笑,拔出云龙,念出诗号,一字一句,咽下血泪。

好友,你果真未曾了解我。

只余一声喟叹。
你要如何理解吾?你从来未曾了解过吾。
好友,至死不变的称呼,也无法弥平那道本来就存在的缝隙。
其实这样最好,把那道缝隙摆在眼前,堪堪扯出淋漓的鲜血,永远也不用装腔作势。
紫荆衣纵死,也带了这般残酷的、冷艳的决然和诗意。

只是与金鎏影一同叛出玄宗,一起登上化外云天,他却好似没有逐鹿中原,一朝问鼎的野心。当年的他,怕是只想在这方外之地,安度岁月吧。只是再正当的理由也熬不过岁月的蹉跎,不是所有的风波,都会被时间洗刷的稀疏无奇,更何况一步错步步错。情谊不再,待到一切都面目模糊,关山重重,那些岁月久来,再挥手作别,已是依稀难辨。
只余命运多舛者,散逸了身形,湮灭为黄土一抔。

紫荆衣有紫荆衣的坚持,金鎏影有金鎏影的痴念。
金鎏影是个痴人。
太看重那份“瑜亮情节”,太执着于你是否背叛吾,对苍、赭、紫三人,都是这般。
执着太过,勘不破。勘不破,即心魔。
他说我看不惯玄宗处处以你为首,他想你让位于我分明是从上至下的打压。

可要说能人,这世上能人又何止万千?
且看太史公一笔丹书青史尽成灰,再看老聃挥手书五千超凡入仙山。——莫论公平与否,这世上本就有高低之辨,上下之分。

这样说未免冷冰冰的不尽人情,但为人做到问心无愧即可,执着,奈何!

若金鎏影只是个不学无术之辈,倒可以大大方方的骂他无非就是炼废的一块铁,还以为自己是关公腋下的青龙偃月刀。
可他偏偏不是,若是他能力不济,赭请退怕是宗主也不会答应。他是堂堂的玄宗四奇,可道魔之战,战火燃遍,每个人都面临生与死新与旧之间的喧杂选择,他抛了一切,跑了。

一夜之间,志趣就有改变,之前的奋斗,“潇洒”的挥手抛弃,是什么让他有了切切实实的源动力?风里来雨里去,如此种种,怕是之后百年,他也未曾想清,寂寞岁月,只有春色阅不尽。

真是讽刺。

叛离,究竟得到了什么?是除魔为道的初衷?还是单单一个“权”字,都没这么简单。
他的命运是一个隐喻:成于“欲望”,败于欲。

他的想法,我能理解。但是有人说,赭、苍二人需为金紫二人叛出玄宗负责任(且不论紫荆衣是为了交情还是利益叛出玄宗)。囧然的望天,怕是无法认同这观点啊……
同修好友是应该相互关切,只是将责任加诸苍、赭二人身上,未免不公。举个例子,现实生活中,你同意“父债子偿”么? XD

赭出场便是枯坐在岩池上讲道,几乎是宅了大半部神州,但仍然能给人霸气和可依靠的感觉。
当年在封云山修道的时候,他一定不是起离合器作用的那个人,但应该是起主心骨作用,并且保持团队凝聚协调的那个人。
一定会有人说,那你为何不提金鎏影叛出之事,若不是赭考虑欠妥的将奇首的位置让给了金鎏影,何来后面之大劫。
在此没有污蔑金鎏影的意思,我只想说,假如没有这次让位事件,金鎏影就不会叛出玄宗么?他会选择安安分分的待在玄宗,选择与同修一起被封印,甚至战死么?
我给不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我只能说,这个事件,从量变到质变,始终有各方面因素的掺杂,而核心,还是金鎏影自己的心魔。

其实我一直在想,金鎏影真的不了解赭杉的让位么?还是明明了解、明白,还是任性的觉得自己最亲的兄弟打压了自己呢。
或许都有吧。
他的恨意,似乎更多的集中在了苍身上,而为何会选择赭下手,我想最简单的理由就是:方便。四奇同修,朝夕相处。从何处想,都是去了一大助力。

看犯罪心理,会有各式各样的杀手,有各式各样的心理问题——都是患者,但是杀了人,便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么?同修多年换来一剑,无论如何都是心凉的吧。至于原谅与不原谅,需要原谅还是不需要原谅,皆是他们四人间的事,只是我无法接受那种逻辑罢了。

PS:其实我很爱小尹那声“呸”,爬走。

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前端——关于四奇关系

四奇是同修,但人这一撇一捺,如何书写,千差万别,带着每个个体独有的刻画方式。同修不过只是一个坐标系,强烈的默契或者反差能印证生命中的无限可能。但是他们又无法分割,息息相关。

四奇决裂本可以算的上惨剧一桩,四个当事人的心情更是百转千回,谁是谁非罄竹难书。
只是矛盾的人生大抵如此,这世上,真正的哭与笑是没有区别的。这世间,从来没有一样人和物,是纯粹的形态。有人书写完美,完美得不可思议。有人体现残缺,又残缺的黑暗无比。这样的“纯粹”让我生疑。豪放如东坡,写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亦能写今朝霜重,凄清如许。

正如墨尘音在墓前说的那番话,我们都不完美。
那么从另一个角度看,才是完整的玄宗四奇。这是他们四人,不可磨灭的烙印。

我在之前的回复里写“封云山的岁月,也许是平淡的,荒寒岁月,指尖流水。但也应是生机勃勃的,至少有同修好友一同俯仰天地,无论怎样,都会肝胆相照吧。男儿之间的友情都豪如烈酒,性命相托,慨当以慷。所以当背叛来临,就如同骤雨浇头,怎能不心凉如斯。”

一样的固执,一样的沉默。现在回头看,分明就是没办法割裂开看的四个人,只是因为各自的坚持和任性,才走上各自路途,但是这份情谊仍在,玄宗四奇就仍然能成为玄宗四奇。

于是才有四奇阵的再现于世,才有赭霞一肩天下难,才有玄宗四奇,于此终,于此始。

看他四人和解,重归战场。心里的确是欢喜的——有谁希望走一条无友无爱的人生路。
人生的完美与不完美,全在一念一言一行之间。终究,还是有了一个完美的尾巴。

PS:关于有人说的金道长死了居然拉出来给苍复出铺路……咳,就当金道长在仙山呆久了想活动活动筋骨吧……ORZ,我的思维果然无法想到这一点……

向死而生——关于退场

执意将这个问题放到这篇里,是有自己的私心在。

因为看霹雳一个月,就看到了自己喜欢的角色死亡。我知道霹雳里已经故去的人数不胜数,但无法释然。

我不知道霹雳是不是喜欢讨论这个话题,只是,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种死亡的真实感。不像多年前看《东成西就》,钟镇涛英雄豪迈地站在大漠孤烟中,正朗朗歌颂,突然被一只天外飞来的靴子砍死了——我无法像原先一样保持轻松的心态,更不可能笑的东倒西歪。

不讨论霹雳不死系的Bug存在形式——没有谁是永生不灭的。这是一门学问,真正的学问,最难了解的“生命的学问”。

不一定毁灭,却是一个终结。死亡如同置于命运终点的一块磁石。

在霹雳的世界里,死亡是如此之近,死亡又是如此之远。
苦难还在继续,新的道路却又摆在眼前。泪水尚未干涸,是否迎接微笑。无以言说,却又不得不说。生命中太多不可承受之重,曾经有过的犹豫和不解,在死亡的面前轰然退却。

赭便是如此吧,一路走过,无时无刻不在失去,然而从未听他说过,我多惨多惨,师尊挂了,师兄弟挂了,我被同修好友暗算不得不在宅在池子多少年。——面对苦难,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沉默。
而脉络重叠,天命靡常,他终于还是要走上抗魔这条路,无暇看桂花闲落。

有时想想,他这个人,永远都活到极致,最终的结局,怕是出场之前便可料想的吧。只是人迈向死亡,并非可怕。人的生命时而坚韧,时而脆弱。见过了解过那么多种逐渐走向死亡、面对死亡的方法,却不能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无论是欢喜是伤悲,是否坦然或是做好了准备,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那些死亡,触及了人类存在的意义,而越过了那一刻,便是死者已矣,精魂长存。死而不灭,生死两通。
那天听人说,拉丁语里人类一词的词根,就是埋葬。那么便举行一个仪式,迈过这一道坎,没有那些人参与的未来,他们的身影也会无处不在。

一直说赭给的,是温暖,无论何时回头,都有一个沉稳的声音,一副可依的臂膀,须臾不曾远离。
有些人的好,如同茶艺般的摆设——有着表演的气味和无端的浓厚,经年累月,稍不留意就显露了出来。而那茶细品起来,才知道寡淡无味。而赭的好,是夜路里的的一盏灯,一碗酒酿,带着洁白的色泽和清香,一碗食尽,周身温暖,然后再踏上茫茫命途,行路难,行路难,但多年后忆起,会是铺天盖地的温暖。

所以会舍不得他离开,所以也不会怕看最后一场,因为要将一切都完整的封存在记忆里,笑。日后只要想念,也好回到梦里看看。

关于四奇,还有很多未说之处,待我整理整理思路吧。

【我就是那其实挺正经的插花】

最后一场,除了赭杉有一剑,配哪首诗合适?
很明显,正气歌嘛。
为啥?
每每再翻第五集(泪)都觉得,“赭杉有一剑”四句后分明就应该再接着念: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他那远远一站,端的就是道气澎湃正气浩然……
默默蹲地画圈ing~~~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神州散记】浮生未歇

2009.01.31

本命退场已过了许多时日,吾心虽未安然,但是想来,应该下笔写一些观感,也是纪录这关山重重,一路行程。

即便只是一段流年碎影,仍想纪录下来点点滴滴。
——霹雳,不是虚浮之物。

只因赭霞云涛虽散,苍音又起。
梦里眼中再相见,始知,浮生未歇。

【神州散记】关于本命这件事

一个月前,看赭,好人,死了,太息。
一个月后,指赭,汝,汝为何要死啊。
吾的霹雳之旅,原来就是从爱死人扒坟头开始的……
每每在我妄想抗争的时候,命运就会给我一锅贴。
做人一定要这么囧么……

散记开始。其实,我真的挺白开水的。捂脸,明天还是抒情路线吧。

【神州散记】关于一些Bug的无聊再解读

关于万血邪录

朱武说啦,书不是在苍的手里,就是在奇峰道眉的手里。
但是邪录是如何到赭的手里的呢?

可能一:宗主早就交由赭保管——疑点,赭为何身揣半册邪录前去决斗,而不是把书留在总坛?即使他觉得书非常重要需要随身携带,就没有考虑过被俘的可能性么?被同修暗算显然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也在考量中,但既然是战,便可能产生变数,列位玄宗翘楚的赭应该不是没考虑过。

可能二:墨尘音带赭回道境,总坛封印之前宗主交由赭保管——这样说亦有bug,赭当时的状况是半身沾染魔气,而刚刚入魔的他,是怎样保持清醒的心智来聆听宗主的嘱托的?以当时的情况,墨尘音有可能不知道么?从宗主的角度来讲,即使要将邪录带离道境,也不能把书交给神志不清(应该是吧= = |||)、身负重伤的赭杉——赭杉随时有入魔的危险,而同为四奇的墨尘音,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从后面的剧情看,墨尘音显然不知道这半本邪录的存在。而这半册邪录,始终是以我们肉眼凡胎的可见度漂浮在池中的,而赭,一直都飘在岩池上方啊 XD

于是真是如此无聊的较真,大家也无须看戏了 XD

关于武力的设定

武力永远是个囧囧的话题。我打蚊子已经练出了至少十五式不也没人称我一声高人么。XD霹雳里的Boss不是乔老爷,一招后仰跳投就是无敌天下的bug技。于是麦较真,我只是无聊的吐槽而已。

作为设定极高的顶先天出场的赭杉,后面一路破格,神州I和神州II完全不是一个人,甚至四奇之首的气势也没有了。
——这貌似是很多人的看法啊……

甲说,赭不如苍。
乙说,赭不如朱武。
丙说,赭不如剑圣。
丁说,赭不如弃天(咳)。

我想一个个来说。赭苍二人,在设定上就是玄宗的两大翘楚,我想不是因为二人各自领衔弦、奇才有此说,而是两人的修为的确并立于玄宗之巅。我只想说一点,假如只有苍独立鳌首的话,宗主为何不早些指定唯一的接班人,而是将秘式分嘱二人习得?固然有传承薪火的考虑存在,但也未尝没有宗主还在两个得意弟子谁执牛耳这个问题上的举棋不定。

赭不如朱武,的确,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他可以秒掉朱武,但他与朱武对战,每次都不傻,编剧也难得的表现了点他的心眼。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先表示了下内心的计较所在,第二次,则是预先布好了阵法请君入瓮。
但这两战,都是被华颜破坏了现场 XD 实在是这三个人碰到一起的武戏就囧。当然从编剧的角度考量,整部神州2,不能不上演双方领袖的对战。而魔皇对上中原领袖,哪一方也不能在总决之前就领了便当——那就找个人来圆场吧。正道这边,琉璃仙境的老狐狸们不可能,而小草和阿达,这两位估计还没下场就被摩罗法击震飞天外,顺便附赠相声一场(而且第一战时阿草仔还没遇到他的好兄弟阿达,第二战的时候两人更是被支去看天来眼了),于是最合适的人出现了——华颜无道:既能将场面翻转过来——无论生硬与否——也能刻画她对朱武的忠诚。

第三战,则是诡异的出奇。

赭杉:恨长风,吾终于找到你了。帝鹏呢?
恨长风:吾已经取得雷公胆。
赭杉:是否能将它交吾。
恨长风:雷公胆必须救九祸。
赭杉:九祸不一定能换素还真,但救回苍则是一大助力。
恨长风:素还真也许不在了,但我救九祸有其原因。
……
Blabla,谈判破裂。
赭杉:不用说了,你我惟有一战。
言罢开打。

我只是凭记忆写下这段口白,当然不是原句,但每次想起这段对话都囧的不行,只能选择性无视的去看下面的武戏。
在这段对话发生的前几集,赭杉还对帝鹏说,绝无舍你救他之理,而看到了雷公胆,马上就变成了是否能将雷公胆交吾。
这不是赭的作风,我就当作编剧的篇幅不够刻画不够地道消化掉了。
而从之后的对战来看,完全体有气双流的朱武,还是胜赭一筹的。只是四奇阵看的我澎湃无比。

【插:何谓秒杀,恨长风完美注解】

恨长风

赭不如剑圣……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正如赭不会和剑圣比剑,剑圣亦不会与赭比阵法。
当然要是真打,赭也不能证剑圣之道。
最有可能出现的情景是,两人坐下来开始论道。
——霹雳之百家讲坛开播。

关于7天,还用我说么?
套用道友的一句歌词:弃总,上便当。

而翻过来再看前面的几场重头武戏。
神2之前赭的武戏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宅在了岩池里XD。但仅有的几场,可圈可点。挑一点来说。
开疆记36的结尾,出现一个身影,非常有气势的念,天意不仁,吾,别无选择。
然后37集,一出场,赭就飘坐在岩池上方讲哲学。从墨尘音的口中才得知他就是那个越天之人,一道法印不由分说的打出,救了六祸苍龙。
设定很高,开场就逼退了鬼夜母,极有气势的出场。
而墨道长被收的那场武戏,更是他在神州里第一次真正展现实力——不是他跑去帮着救魔火,不是他与墨道长的切磋,也不是他在九峦峰顶非常高人的开阵。有人说对战的叶小钗虽开着外挂但已经战了一场了,不可能有赭那么充沛的体力。我虽不会去纠结护阵这种活是否耗费心力,但不得不提醒的是,这时的赭,只有七成元功。于是讨论叶公与赭谁强……还是一个bug问题。叶公的实力不是一直随剧情需要浮动的么,而伊又不可能死,于是,只剩HC了,“道海终始·紫霞九一”这一式,我翻来覆去看了很久……
再之后便是击杀伏婴师的重头武戏(此段贯穿至神2),依然是剧情的需要——伏婴师不得不死,而赭从此彻底踏入武林,开始为神州奔波。这一场武戏,其实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伏婴师必然PK不过赭,但是否PK不过7成的赭,除了剧情已演出,从以往的蛛丝马迹里看,亦有理论依据——道海之滨一战,如果不是做手脚,应该可以算秒杀(当然,亦可理解为为使霞涛出鞘而故意败阵XD)——便是如此。想提的一点就是……黄泉之击一式,实在是很像万福啊……囧

而最后一场,被孽角所杀,一是性格使然,二就是赭的死能掰回剧情续接下回吧。

废了这么多话,其实就是想说,我一直没觉得赭杉破格,只是因为剧情需要,他才没有秒掉什么大角。

要论武力,你说赭能不能胜过不二做。
红楼败剑,四非凡人与伏龙皆言赭杉委屈,小草则是一脸了然的说,好朋友就是一个眼神,我还不知道你么。
而在红楼那边,西门寒照则说,若论剑法,不二做胜赭杉一筹。楼无痕说,赭无心这场比斗。
于是还是前面那句话,术业有专攻。加个阵法,不二做还会再胜么?
未可知也?摊手。

而霹雳不一向如此么,长江后浪推前浪,新人踩着旧人出场。破格又怎样?反正我是不会哀叹,他等级下降PK一败再败,我亦不期待他能成为正道秒王,只会看他帅到一塌糊涂的武戏HC。我看着他受伤再受伤,吐血再吐血,但是我亦不会捶墙,因为人不是机械,武力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等式,就是这样。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   

2009超级霹雳会片厂直击

2009.01.26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LZf9OmqEBA/
慎点啊!慎点!

原以为今年没有新春特别节目,原来还是有的,但……

+3的形象就这样被毁了。囧啊囧啊囧RZ,好吧能多看汝一眼吾也认了。
“难道说这是加竹炭创新的养生料理吗?”
汗,+3汝真是,很有幽默感……

扶额,口吐白沫那一点点……居然还蹬腿啊口胡。
小墨也出来了,洗的干干净净。

送蛋糕的是老素、梵天和叶公。
叶公居然拿锅盔当蛋糕啊囧。

葱还是最FH的,异度魔界的口味……(朱武:我哪里有这口味,有这品味的只能是——棉被君。)

小草啊……赭杉明明在保护汝,为啥子汝还要以身犯险啊……

伊达,那不是汝的师傅,那不是汝的师傅。

华颜姐姐的身材果然一流……
不过……姐姐您忙着保养,哪里还有时间去打架啊……

不知道我在说啥的TX请飘……因为博主肖了……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