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2011.09.13

前文:http://elbe.windhunter.net/?p=34 实在是太久远的事了,哈。争取填完给基友贺寿。

百川

百川东到海,何日复西归。

已是渐趋萧瑟的日子,风正大,府邸外猎猎的旗子彻夜喧响,南郑尚算富庶,将近中秋,遍地灯火。李恪淡淡的望了一眼窗外,初秋的风一丝丝一缕缕的吹进来,不知怎么,就有点疲累。只是阖目稍憩,再一睁眼,却拔脚到了山上,道路蜿蜒而上,似是要他去寻什么踪迹。李恪心道,不去净土寺,我又做什么行脚僧。

山青雾嶂,树荫渐浓。愈往前走,路愈加崎岖,秦巴山地,本就巍峨壮丽,每走一步,都感觉踩在山的褶皱上,往昔的印痕里。山上气候倏忽易变,一时间豆大的雨点已落,周围突然多了不少行人,李恪仰了仰头,发现不知何时撑起了伞。人们挽起裤脚,执伞而行,这里的雨也下的古怪,阵阵来袭,忽的就把衣服吹湿。李恪裹足不前,觉得风冷雨湿诸多不便,待要回转,却觉得不远处有人唤他,殿下。

殿下。

李恪心里尚在惊疑,脚却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缓步向声音的来源走去。一个极狭的峰口过后,豁然,一方天地。

依稀是长安落花津的景致,已无秋雨,却反季的落红阵阵。树下缓缓泡茶的,居然是几人里最糙的王崇义。李恪心里莫名烦躁,甩甩袖子上前,顿了顿,你怎么搞起了这劳什子,这地方也越发的浓艳了。江源从身后转出来,拿着漉水囊笑道,殿下快坐,今日有蒙顶石花。烹茶尽具,似是浮华中一场曲水流觞。

一向运转自如的脑袋今日有点生锈,李恪觉得眼前场景似明似暗,却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这般想着,话已脱口而出,许久未听尚卿奏琴了。

天上月轮,遍照满地清辉。江源笑得李恪颇有些恍惚,慢道,昔人曾言,弹琴须心手相合,而琴中真味,殿下此时神游天外,又当如何听。王崇义也笑喝道,殿下是在说胡话,还是在说梦话呢。

神游天外。

仿若被点醒一般,李恪头一次敛了平生的锐气,居然讷讷道,我只想与你们赏月。

眼前突然就纷乱了起来。

 一时王崇义涎着脸皮扒上来,又像是真苦恼,挠着头说,殿下,怎么办,我爹连附庸风雅都不懂,那些漂亮妞一见我上前靠,一听名字就要笑,说我连点世家子的模样都没有。

那厢瞿昙罗悠然落子,细细的眼角带了点嘲讽,殿下,此路已断,你再不能回头。

柴哲威不知从哪里冲过来,高声叫道,陛下的遗诏,让我节制三省兵事,殿下,殿下!你若起兵,仍有机会!岂能任由那个没能耐的老九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忽的又来了阿史那云,那么锋利的剑指着他的胸口,抖了两抖后,便再不犹豫的刺了过来。

 ……

目眩神迷中,再无清明。李恪心下巨震,本能的伸手去摸剑,在府中明明未佩剑,此时倾刃却在身侧,他顾不得细想,铮铮剑吟,似要出鞘。

一道剑光,似是苍穹也震,一夕醒来,涩风依然。

前事种种,不过是再也触摸不到的一场梦。

此时是永徽元年,离大唐那场山河失色的巨变,尚有两年零六月。

 

①这就是个梦,想念朋友,在的不在的,已去了的和已远走天涯的。

②文中设定依然沿用《失空斩》,落花津是个口胡的地名也是新篇的篇名。

③永徽元年,李恪拜梁州都督。

④基本,此文是口胡,没了。

惊蛰

2011.03.22

我一直相信村庄是有灵魂的。在爨底下看夕阳的时候想到的还是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漫天漫地都是风声,一院破旧的空房子和一把锈迹斑斑的钥匙。有些东西,满世界乱跑,让光阴满世界追着他们。一切的一切,都在一场风中飘散。

相册地址→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4272982/

那天恰是惊蛰

站在被阳光照耀的金色山峦上,想到的还是那些情那些景那些人。
年少时伤人伤己的锋芒毕露,不肯退让。一步都不肯退让。
争执徒有何益,终究还是会忍不住回首。
春花春月春信春风,一颗老心,瞬间便柔了许多。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Categories : 抱朴·影像

颐和雪

2011.02.23

等了一冬的雪。这一冬或干燥无比或灰暗消沉,骤然大雪纷飞,空间中便满是凛冽又熟悉的气味儿。
有人说,北京一落雪,就是满眼的北平。
年少时但觉要写城市风土人情,所见殊异。及长才知脚踏实地走过,才能真正把这些地方放进心里。

2011年2月13日 颐和雪

更多请看相册吧,懒人贴图秘技就是直接贴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2873174/

点击图片为大图

 

桌面,预览如下

嗯,懒得一张张贴了,放打包下载,桌面尺寸:1280×800:

115:http://u.115.com/file/f811b94c75#
[1280×800]颐和雪桌面by_Elbe.rar

Categories : 抱朴·影像

鼓楼

2011.02.07

今年惯例和筱一起逛鼓楼。
只是没什么年味儿,人不多,也不热闹,身边擦肩而过的游人,更像是来赴久远之前的一个践约。
仿古街崭新而器宇轩昂的夹在高档楼盘之间,有那么点不伦不类。
春潮里的中国春节,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寂寥。

2011年2月6日。天津鼓楼。

相册地址: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2151243/

小时候拿在手里是舍不得吃的,哈哈。

显得热气腾腾的只有……烤羊肉串

套圈,没啥人玩儿。

小时候不喜欢吃的一些东西,长大了倒渐渐有点喜欢……比如熟梨膏,比如油茶面……

Categories : 抱朴·影像

【消失的文化孤本】关于保护城市的公共精神空间

2011.02.07

文化孤本这个题目只是个系列,随记点相关的杂感。

今天跟朋友数独立书店,想想那期没做的专题,还是有点遗憾。后来话题延伸到了公共精神空间,有几点值得记一下:

1、亚里士多德说过:一个好的城市,是让人能面对完整人生的场所。
2、商品经济的高度发达,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使城市朝一种虽丰富却也既定的空间模式发展。曾有人称这种模式为机器模式,也不无道理。当城市空间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在精神与文化方面的沉淀不可抛却,但这种进展是极缓慢的,乃至有丧失的些许危险,这时需要一个更好的城市概念。舒尔茨提过一个叫“The Spirit of place”的观点和设想,这种“场所精神”构建出的城市空间较为单调,但是仍是一个很好的思考点。
3、世上没有永恒,城市当然会消失,其中包括这种耗损。
4、好的城市形态及其精神空间,应该是有活力、易感知、合理的、结构清晰的。
5、待讨论:“异化”的概念,以及不是大部分地区,都适合做“诗意的栖居”。

去年采访金沛霖先生时,曾提到过一些相关内容,老人说的平实,也没谈新鲜观点,是实实在在的道理,兹录于下

笔者:您曾担任过首都图书馆的馆长。公共图书馆的职能之一是通过公众服务拉近公众与文化普及之间的距离,现在应如何看待公共图书馆的发展?而在语境纷乱,新媒体日益涌现的今天,您觉得公共图书馆的地位会逐渐丧失吗?如何让公共图书馆发挥更大的效力,开拓城市的公共精神空间?

金沛霖:在信息爆炸时代,公共图书馆遭遇到新媒体的挑战,知识载体商业化、电子化,但是公共图书馆的地位仍然不可动摇。过多的商业化信息和垃圾信息对教育文化是没有助益的。如果想系统的进行学习,还是要走进图书馆。图书馆是适合沉潜下来安静读书,进行自学的地方。像沈从文等人,都是如此。我1953年考入开封师范附属高中就读,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也是打算进行自学深造。再举美国图书馆的例子:美国的“公共图书馆文化”推崇这样一个理念:只要人类的交往存在一天,就永远需要信息交流的公众空间。美国的图书馆员甚至会为某段时间的图书耗损率偏高而感到高兴,图书耗损总比图书堆在那里没人读要让图书馆人更有成就感,对于一般馆来说,库藏并不是主要的,更多的应该进行流通,毕竟图书馆是读书、用书的地方,而不仅只是藏书的地方。这样的图书馆,更像是一个“无围墙的学校”,可以使人终身受益。

笔者:没有距离感。

金沛霖:没有距离感。我们现在的图书馆,与公众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比如建筑宏伟,但是无形之间拉开了与公众之间的距离。曾经有一个读者和我说,在首都图书馆外徘徊许久,但是不敢踏入。很多地方的读者,会去新华书店卖书,但是想不到去图书馆借书,没有意识到公共图书馆的效用,这都是应该在今后的工作中解决的。作为公共空间的图书馆,体现的应该是一种文化共享与文化参与,这样的一个空间,可以让人们更好地进行文化的自我调适,也有利于人们观念的转变。

笔者:金老,近些年有一些独立书店悄然兴起,比如许知远开办的“单向街”书店,经常会举办一些文化沙龙活动,邀请一些较有社会影响力的学者、作家如陈丹青、梁文道、毛喻原等。您觉得公共图书馆同样可以扮演这样一个组织者的角色吗?

金沛霖:美国的公共图书馆除了让市民能随时进来读书、用书、借书以外,还把举办各种文化讲座、文化聚会、社区的公共社交活动放在很突出的地位。国外的一些领导、政要在演讲的时候,也喜欢去图书馆,因为氛围和环境有利于交流和探讨。因此,公共图书馆可以作为一个“文化会客室”出现在公众面前。文化沙龙更小众,对话层次高。而公共图书馆受众层次丰富,文化沙龙的形式就不容易实现了,而讲座就可以达到目的。这里还涉及到一个问题,“有闲阶级”,社会上的“有闲阶级”增多,会促进这种文化交流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

太初

2011.02.06

相册地址: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2245745/

以无内待问穷,若是者,外不观乎宇宙,内不知乎大初。

香透十方。

长春观。行之以礼义,建之以太清。

慢慢攒一套出来。再推《太极琴侠》给诸位。

Categories : 抱朴·影像

春潮

2011.02.06

家或许是中国人的信仰,那么回家——在即将沐浴春光里的中国。

放几张去睡觉。相册地址: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2151243/

2011年2月1日。北京南站。

循环《春天里》。我爱汪峰。

Categories : 抱朴·影像

空相(天雷段子慎入再慎入==|||||)

2011.01.23

看那篇访谈还是不免去印证了一下,某些方面算是一个完满。
我还是很喜欢剧里的原话“气态肃然,烈劲冲天”,肃杀,就是这样没错了。而那条孤独的路也可以一直走,哪怕众皆光明,我独入无间。生命是什么?深不可测或名之以道也已不必。种因得果,那是必然要经历的转折,而不是刻意营造的曲折,这样便好了。

下面是无设定无逻辑纯脑补小段子。原来说的段子没了,这个是漏洞百出起肖产物,天雷慎入。这本是要写的一篇中篇,先借自己的题目。
亦知此次矫情,纠结过后再也莫提,最后一次苦逼,大笑。

空相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很久以后,小免再也没梦见过那个人。
那个人曾经会在梦里对她笑,不着华服,也不披战甲,清清淡淡的一件常服,静静地坐在那儿,满地花瓣堆积,飘散下来的又雪一样的覆在他肩头。
那人在梦里一直叫她:小免别怕,小免真贴心,小免又偷吃千丈青,小免小免小免小免。

她便恍然记起有段日子,每天都在平淡中渡过,但是平淡而有趣,她乐此不疲。那人曾手持书卷给她讲故事,还给她讲诗,也不管她听得懂听不懂。那诗似是叫《卷阿》,听的人早已神游天外,讲的人却还意犹未尽,他说,这是首正大光明的诗,没有一点渣滓。

那人携她之手游苦境,在断崖边久久默然而立。小免问,前面没有路了,为什么不回去。
那人依旧沉默,很久之后才有句话飘到耳际,吾往矣。

吾往矣。
可那是他告诉我的世界,为什么他不回去。

她也在苦境听过一些关于那个人的消息:苦境暗流潜涌的百年蛰居,冲天态势一朝归去号令佛狱,点将出征顷刻间覆雨翻云,后来佛狱祸世吞并苦境却一夕倾灭。

听了很多很多,但无法分辨得清,记忆纷杂芜乱,她只记得那时那人已经换了一身墨绿华服,再不若以前那般温柔,凛凛的,带一点冷下来的香——那已不是她能理解的世界。

但有一天她突然就想要回去。这个奇怪的瞬间,唯一拥有便是形同旧时的安宁,你离开了这里,却又想回到这里,哪怕那些事终究会在天空下渐渐消弭。

拂樱斋没了樱花,那樱花自从主人离去便不再开。
但小免决定将时间消磨在天地单纯的色调里。书斋很安静,百年前隐约漂浮的暗香,此时变成了枯纸陈卷的味道。小免拍拍手,开始在后院重新种起千丈青。

春天是个让人有点恍惚的季节,她居然又梦见了那个人,依然是雪发,却已然苍老。她伸出手,就没有然后了。
小免不知道,他永远也老不到那个程度了。
原先不想问,可是渐渐的又想知道答案的那些事——小免甩甩头,等到斋主,再问不迟。重新开始等,一点一点的等,终究是等得到的。

只是……久远的时光以前,那便是一个不会说出口的挽留。最后是什么变了呢,是那个人变了还是自己变了,小免自己也说不清,只能归咎于……归咎于什么呢?当年一份惦念,那就留在过去便好。

有些梦醒了可以再做,有些梦做了,便无法再醒。

—Fin—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但见水中天

2011.01.17

和Q哥聊了一下,都安了点心。只有经历过一些,我才知道怎样成为更好的人。这其中苦辣,我甘之如饴。和阿真说,还年轻,不必满心萧瑟。过年以后拿回锅开始做饭吧,总要有点事保持好心情。这句话是对行风说的:坚持就好,一切都会过去。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

西风不识字3

2010.12.13

9、出塞曲

所有从古老的年月里传了下来,当一个远方游子回到家乡时所必须要遵照的那些规矩和仪式,都已经一一举行过了。然后叩见了我的年近七十的老堂兄,向他敬了酒也喝了他给我的酒,在桌前坐了下来,见过了我的几个侄子和侄媳妇,还有许多朋友和邻居。一屋子的人都顺着长幼尊卑的秩序,举起杯子各自说过了欢迎和祝福的话,奶茶已经上过三道,奶子酒也添满了三次,敬酒歌唱了一首又一首,大家都有了一种微醺的感觉,开始慢慢叙过家常。四十年的时光在说了出来和始终没说出来的话语里,逐渐有了一层模糊的轮廓。哭也哭过了,笑也笑过了,我的眼睛不由得地开始往门外望去。
——《追寻梦土》

10、假事件

才注意到布尔斯汀总结过一个叫“Pseudo-events”的概念,总结起来的几条特性就是:一是精心策划和实施而来,而不是自然而然发生;二是为争取媒体报道发生;三是假事件与事实关系模棱两可不好分辨;四事件本身往往以自我循环来证明。
这个范围定义的不太准确,却可以从某种意义上解释某些事情XD

11、孤独旅者

昨天才算正式看完凯鲁亚克这本。
那么就做个不结伴的旅行者。如果注定庞杂,那么别被淹没。

凯鲁亚克总是带着一种嘲讽和随意性,然后在不经意间用一些段落击中读者,使用大段的蔓延开的漂浮的无法落地的描述。
而卡尔维诺不,他更聪明,又有高段的腾挪语言的技艺,但是却不嘲讽,因此显得明亮而温暖。

12、失物招领

那天老妖生日歌会,又听他唱了一遍《老男孩》。
重新把歌词翻出来,句句中的,听得我热泪盈眶的。

青春如同一去不回的河,而你到底遗失了什么。
当时的愿望实现了吗?如今只好祭奠吗?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听《花祭》,“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你是不是春天一过就要走开”。又像另一首“谁知闯入红尘,一旦醺然入梦。无声悲泣哀鸣任凭风吹雨落,但愿重上枝头宁做花间粉红”。
或放声痛哭或细语低喃,各自潜行于年华。
可是注定我要浪迹天涯,怎么能有牵挂。

老男孩

http://www.songtaste.com/song/2186330/#

筷子兄弟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雨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羡慕南飞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Mark近期待入:单向街第三期、韩松《地铁》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