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嘈切切错杂弹(关于一些转瞬而过的细节)

2008.11.30

对抗性游戏

天才是能在复杂的事物中找到简洁方式的人,但能将单调、乏味的状态弄得纷繁的人也是天才。在所谓成王败寇的对抗性游戏中,球技带有很强的凸显性,但是那些被谈论到滥的论题有多少具有真正的意义——带着时代的偏见。
在联盟的历史中,有一些人并不值得推崇——他们业已在长期的评述中“异化”为一种平庸,相反,一个似乎与时代“断裂”(不是忽略)的人,身上却会令人惊讶的保存着某种传统。
一个断层,一场对抗性游戏。

AI,这个游戏的代表,美国梦的代表。

AI与比卢普斯对调东家,是11月开始以来NBA最大的看点之一。比卢普斯可以为掘金带来大局观,可以忽视他越来越不积极的跑动,带来流畅的团队进攻组织和切入,送出他享誉联盟的精确传球。
而AI,想起有人说过的:曾经你的3号如火燃烧,而如今你却要穿着海天蓝在丹佛终老。——现在在丹佛终老亦不得了。

昨天对雄鹿的比赛,AI替补出场,在28分钟内得到17分、7次助攻。在他12年的职业生涯中,这仅仅是他第六次打替补。
后比卢普斯时代,活塞连一个真正的控位都没有,他比史上最草根的总决赛mvp大一岁,他曾经是球队黑洞,他的对位防守从来都算不上出色,他会让球队的首发更老,他33岁了,身背着大合同,并且有时已经不能像年轻时那样疯狂的冲击了。而他的新搭档:斯塔基太喜欢突破了,四人组被打破后,普林斯在新角色里并不适应,内线得分能力不如从前甚至渣化,天尊打球越来越飘。
可是他仍然是史上火力最猛的武器之一,他仍可以在活塞进攻被吃死时切换到多样高效的得分模式,他的新队友严谨聪明知道怎么在Team的模式下打球,他可能不会再被二人包夹三人包夹,他上季82场全勤,职业生涯失误最少。

嘿,别太在意什么训练迟到遭到处罚的事,他已经不是那个和斯塔克豪斯锱铢必较的小子了,过了十年了还记得么。你可以怀念新秀季他快人闪电的胯下运球你可以怀念他变向突破MJ的镜头你可以对着他无论何时都穿的十分嘻哈的西装摇头,还有什么私藏非法枪械什么02年夏天的24项控罪——往日的问题青年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蒸发了。

可是这些根本不够,活塞能给他带来总冠军么,他能为活塞带来总冠军么?活塞不是王朝,但它的配件精密并且严谨到僵化,它没有极度的冠军饥渴,不用说总决赛那么远,活塞可以迈过东区决赛么?活塞不是适合他的球队。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AI都扮演着对抗世界的全民公敌角色,也扮演着一个时代的孤独者代表。绝尘而去的英雄总是那样的不可复制,乔老爷是一种,AI是另一种。
可是这么多年兜兜转转,AI还是找不到理解世界的方式,正如前面所说,他现在是一个低眉顺目的好孩子,但是你仍然会怀疑潘多拉的盒子何时再开,并且附送一个莫测的借口——他也依然被世界误解着。
在美国,如果种族主义是挥之不去的原罪,那么一切的救赎就从球场上开始。AI就是这样成功的美国式英雄范例。未来历史的诠释者可以丢掉今日琐碎的细节,从现实的需要解构AI现象的象征意义。不仅仅是美国梦的实现,也是世界梦的放大。

但是这些不够,他要的不是一个英雄的寓言,他要的是真真切切的总冠军。在这场对抗性游戏中,他会是特例么。

03年,我曾经写过一篇该死的文章,我说明知山有虎,何必偏向虎山行。
其实现在想想,他们是一样的,kb和AI,他们骨子里是一样的。
哪怕前面是不可攀之高峰,他们也要用生命去攀登。
他们一同代表了96一代不屈的斗志以及优雅。
命如灰烬,但生若刀锋。
记得曾经有人的题目,AI,血仍未冷。

上季有张图片,费城球迷在打出的牌子上写,Welcome back AI.Thanks for 10 great years of heart and soul.

Thanks for heart and soul.

于是,不知再说什么了。再碎碎念也没有什么用处:活塞不是他的球队,他也不会为活塞带来总冠军。我敲击键盘觉得我写下了事实,但是我内心却祈祷他梦想成真。

“Now I use my athletic ability still, but I try to think the game a lot more, sort of like a John Stockton or Karl Malone, just trying to be witty about everything I do on the basketball court and not trying to use my athletic ability and speed all the time.”
这是他在加盟的发布会上所说的话。但是请别像你提到的两位前辈那样,也别像查尔斯爵士那样,别像克里斯那样,还未在最顶端绽放便已黯然凋谢。
于是只有祝福了,在这场游戏中,圆梦吧,你我他,很多人一场美国梦,世界梦,直到你真正的老去,黄金一代真正终了。

Then we’ll ride off in glory until our time is done
我们将光荣地骑行,直到我们的时代终了

所谓无冕之王

现实不完全是理性的,而理性的东西也不完全是现实的。加缪写下这句话时,可能完全没有想像到有个人用它来形容媒体。
不是么?这是个如此荒诞又带点温情的时代。

这个时代也注定与浮躁相关,当商业概念一次又一次的成就NBA,并向台下的观众展示出些许媚俗的时候,某些人某些事已经彻底抽离了它的灵魂。物是人非,此时的球迷已并非当年,篮球的内涵是否已悄悄置换。理想主义的死亡就是激情的死亡,也是反叛的死亡。
当真正的特立独行消逝,反叛真正的死亡来临——当商业意识形态构成一个个文化坐标时,篮球会在一些标识中复归记忆。
“伟大”一词随处可见,在这个时代,什么都是伟大的。打开任何媒体都能看到满眼的“伟大的表演”,我们的口味好像没有变刁,如此宽容。

可这样的篮球这样的传媒,你仍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它是正常的,如此正常以至于成了符号化的象征意义,本来么,这就是个带点小荒诞的时代。

毫无疑问,在大众传媒飞速发展的今天,某种泥沙俱下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媒体的杂乱无章甚至是光怪陆离,经常让人觉得闯进了一个充满鱼腥铜臭的农贸市场,可谓五色迷离,五音乱耳,足够热闹,也有足够多的受众。这就如同开了一家饭店或者夜总会,只要有人掏钱,吃什么我就做什么,玩什么我就有什么。

于是……某门户被告了?活该。

我不能妄言背后的真相究竟是怎样,可无论报道什么,媒体都应该是参与者、评论者和批判者,也是某些根本价值的保护者而不是在大众面前搔首弄姿。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不乱方寸举重若轻,这才是最佳状态。

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判断,并能做出自由自主的选择,媒体也是一样。
可惜这样说,有人还是会以为我是文化专制主义者。
于是算了吧,这样一个信息爆棚的时代。

就等待大戏落幕王者归来,或者让游戏变成爆棚的嘉年华。
没有这样沉醉与狂欢的媒介环境,我们可能不会习惯吧。
那么聚光灯下的你们……

你也许不喜欢人家关注你的大事小情,从你几岁扣中第一个篮到你几岁第一次和一个女孩约会
你也许不习惯放个屁都要放到Youtube上反复播放,但是,不好意思,唯有这样才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