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最喜欢的疾风怒涛的季节

2012.06.21
最近在重温银英,闵也回来了,于是……两件突然就很想说的事情。
1
我不可能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你——魔术师,奇迹的杨,爱喝红茶,愿意品尝醇香美酒的你,轻蔑军队却又晋升至元帅阶级的你,忌避战争却又不断获得胜利的你,想成为历史学者却不能避免宿命的你。
2012年的夏天,我站在景明楼前,注目那火一样的云彩落下,在群星闪耀天空的时候,突然就有温热的泪意。
你并没有让我更爱天文,却让我每每抬头都不由自主的寻找伊谢尔伦,那个未来聚满侠气与醉狂的故乡。
2
闵回来了。
2002年的春天,我和她在天津郊外第一次仔细观测星云,那星空无限壮美,对于年少的孩子,仿佛看见了全部的天与地。
鹰嘴和马蹄都是那么美丽的星云。天道至临,周行不殆。这是M31那是M20。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
——那是无限的远方是轻柔的风也永远触不到的奇点。
四方上下谓之宇,往古来今谓之宙。
闵说,你这个懒家伙已经错过了多少star party了。
当我站在观测站望向遥远星河的时候,当我在大地上追逐光缝的时候,当我乐此不疲的测极限星等的时候,当我了解近地巡天的时候,当已不太可能成为彗星猎手的时候,当我们讨论类星体红移量的推行速度的时候,当和老师一起去燕山余脉但独自退赛的时候,当一本正经的跟闵说太阳风是来自太阳的等离子体流的时候,当我们探讨什么时候才会发现第一个地外文明的时候……
那些寂静岁月里走过的全部的路,我不会忘记。
闵,这是我们最喜欢的疾风怒涛的季节,人生在世很值得对不对?那飘落下来的宇宙尘埃……它们本就为天空而生,也将永远与天空融为一体。

最近在重温银英,今天闵也回来了,于是……两件突然就很想说的事情。

1

我不可能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你——魔术师,奇迹的杨,爱喝红茶,愿意品尝醇香美酒的你,轻蔑军队却又晋升至元帅阶级的你,忌避战争却又不断获得胜利的你,想成为历史学者却不能避免宿命的你。

2012年的夏天,我站在景明楼前,注目那火一样的云彩落下,在群星闪耀天空的时候,突然就有温热的泪意。

你并没有让我更爱天文,却让我每每抬头都不由自主的寻找伊谢尔伦,那个未来聚满侠气与醉狂的故乡。

2

闵回来了。

2002年的春天,我和她在天津郊外第一次仔细观测星云,那星空无限壮美,对于年少的孩子,仿佛看见了全部的天与地。

鹰嘴和马蹄都是那么美丽的星云。天道至临,周行不殆。这是M31那是M20。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

——那是无限的远方是轻柔的风也永远触不到的奇点。

四方上下谓之宇,往古来今谓之宙。

闵说,你这个懒家伙已经错过了多少star party了。

当我站在观测站望向遥远星河的时候,当我在大地上追逐光缝的时候,当我乐此不疲的测极限星等的时候,当我了解近地巡天的时候,当已不太可能成为彗星猎手的时候,当我们讨论类星体红移量的推行速度的时候,当和老师一起去燕山余脉但独自退赛的时候,当一本正经的跟闵说太阳风是来自太阳的等离子体流的时候,当我们探讨什么时候才会发现第一个地外文明的时候……

那些寂静岁月里走过的全部的路,我不会忘记。

闵,这是我们最喜欢的疾风怒涛的季节,人生在世很值得对不对?那飘落下来的宇宙尘埃……它们本就为天空而生,也将永远与天空融为一体。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

one comment

  1. 亲爱的,爱你

    闵, 2012年0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