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周旋久

2012.06.03
“北方”这个词对我一定有着深切的魔力,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这是我命中注定要居住和深爱的地方,哪怕我一次次的想要远离,哪怕每一次不管是心还是魂回归时都觉得路远天长,哪怕那些可知又不可知的东西窃窃冥冥流于无形莫可名状。
和风仔阿闵说到大半夜。很多不能确定或是烦心事都会在对谈的发泄中消解,最终不过是各自想了各自要应对的事,然后再说几句闲话欲盖弥彰。我想我们都足够聪明,都有足够时间把自己变得淡定。
我深爱的我心甘情愿的我无从说起的,在众声喧哗里也不曾忘的。有些事想清就好,于人于己。那些我不屑做的事,依然不会去做。
因为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北方”这个词对我一定有着深切的魔力,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这是我命中注定要居住和深爱的地方,哪怕我一次次的想要远离,哪怕每一次不管是心还是魂回归时都觉得路远天长,哪怕那些可知又不可知的东西窃窃冥冥流于无形莫可名状。

和风仔阿闵说到大半夜。很多不能确定或是烦心事都会在对谈的发泄中消解,最终不过是各自想了各自要应对的事,然后再说几句闲话欲盖弥彰。我想我们都足够聪明,都有足够时间把自己变得淡定。

我深爱的我心甘情愿的我无从说起的,在众声喧哗里也不曾忘的。有些事想清就好,于人于己。那些我不屑做的事,依然不会去做。

因为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