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台萬卷

2012.03.21

1

去年的舊感想,但是因為最近又撈起來看,不免要備份一下。

一直在對照李零的書看《漢書藝文志》,我還是愛看李零的文字的,但這部終究是講稿的大綱擴寫,太過鬆散了些,某些地方用來查證是很不錯的。辨偽那點頗有疑惑……或是從錢穆“不知宋學,則無以評漢宋之是非”化出?錢穆說清代學術由晚明諸老開出,而晚明諸老莫不寢饋于宋學。乾嘉時期,學家高下也“視其所得于宋學之高下淺深以為判”,大致是這樣。“一世魁儒耆碩,靡不寢饋于宋學”,“道咸以下,則漢宋兼采之說漸盛,抑且多尊宋貶漢,對乾嘉為平反者。故不識宋學,即無以識近代也”。

數術略里有曆譜。“曆譜者,序四時之位,正分至之節,會日月五星之辰,以考寒暑殺生之實”,之前留意過羅振玉的說法,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427這篇存之備考。

2

時刻謹記,所能得者,一簞食一瓢飲一枝春足矣。

3

此書終究還是散碎寫成,曉暢有餘,卻少了一點統攬全域的宏闊氣度,頗為可惜。目錄是學問的根基,想讀深讀透,功夫不能少下,從前沒有理清的東西,大致可用此書看清側重和長短——當講義或大綱甚足,余者不堪論。當然我是妄人,又兼無知,信口說來而已,終有不少啟迪,卻不一定為外人道罷了。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