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你的目光 才会凄惶

2012.03.18

子规声里雨如烟。昨天回家时雨不小,这不是江南的三月,我却在北国的春天里想这句诗。什么都不想干,躺着床上模模糊糊的想各种事才睡着。

这两天全身无力,容易困倦,仿佛失去了某些力量。想起前两天看《桃姐》时深切的恐惧,那样平静深切的生活,以及能听到步履生生的老去。 那一段如流水的生活,天下微雨,春寒阵阵,只有看到他们的目光,才会凄惶。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