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2011.11.24
1
近来我时常有点恐慌,一些原先记得无比深刻的事,于今只剩一点浅淡的影子。我这样新时期风华正茂的好少年,本不该用这种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话——然则就是忘了,大量的信息流入脑海,终于将某些事排挤的干干净净。
选择性遗忘,小C笃定的指着我的鼻子。
我想了一想,确实是如此。比如我记不得跟小C是怎样认识的了,好像是一个无云的下午,他在操场上运足力气准备做个引体向上,但最终因为手滑摔了个屁墩儿;又好比他在三对三时英姿勃发手臂暴长,但最终还是没能完成一个抓筐;还如同他在国贸与我一起换乘,摇头晃脑的为我描述新时代产品需求与用户的神妙联系,各奔东西时淡淡的一挥手,装模作样故作神秘,并以为给我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小C把这种行为描述为打击报复。
2
紫竹院的鸽子和天外还有北京天津很多地方的鸽子一样,观赏鸽被来往路人生生喂成了肉鸽,我每次走过都幻想把它们炖了会是如何光景。我抓住阿真问她这样是不是戾气太重,她说,你不过是想听鸽哨罢了。
被一眼看穿着实在不大好玩。
还是颇喜欢在大风天压马路的,或许是在港村养成的习惯。要不干脆就去做186,总觉得四年过去,所有186的最后一排都被我坐遍了。那个镜头里很美实际上灰头土脸的大港,那个能看落日看晚霞看流星无遮挡自成宽幅的大港,其实也是美的。
哪天回次港村吧。
3
和阿苍去了首博看张大千展。首博的布展向来仔细,“大千世界”作为年度的大展之一,反而轻描淡写。画作淡淡看完,一些照片颇为有趣。那些旧照片中,他站在那里便是卓尔不群,一派九天云鹤之姿,冷然又潇洒。天地间也是他那一只笔,野趣也好真意也罢,只任他肆意挥洒。陶诗有云,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这样的一生,也是殊为难得的。
再看其他展,仿佛是一种习惯。博物馆这个安静的被黑暗包围的空间,确实是不多的平静之地。我喜欢仰望那一尊尊造像并与之对视。只觉得万千慈悲,都在那一双双眉目里。
4
此时的黄昏正是最美之刻,稍有些早,但只要赶对了时间,驻足片刻便能看一场大戏——暮色合璧,落日熔金。
快到年底了,这个城市的节奏仿佛又快了一点,年度评选和跨年展望不久就要渐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似乎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恨不得赶着风头一劲儿的加速,把那些想忘掉或想铭记的事,齐齐拍在时间的印痕里。
这个城市异常生动然而又漂着一层浮灰,好比……高峰时段的一号线经常能看见有人脸红脖子粗的对骂,又好比某些言辞里这个城市混乱拥挤那些标志性的美好其实不堪一击。
于是为何还要留在这个城市?生存压力理想前途抑或是别的什么?
自我回到这个城市,便想清楚了长久留下来的意义。
说到底,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是……还没完全实现的梦想,是日落时分映在瓦当上的暮色,是漫天漫地透彻苍茫之雪,是岁岁年年常开不败之花。

1

近来我时常有点恐慌,一些原先记得无比深刻的事,于今只剩一点浅淡的影子。我这样新时期风华正茂的好少年,本不该用这种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话——然则就是忘了,大量的信息流入脑海,终于将某些事排挤的干干净净。

选择性遗忘,小C笃定的指着我的鼻子。

我想了一想,确实是如此。比如我记不得跟小C是怎样认识的了,好像是一个无云的下午,他在操场上运足力气准备做个引体向上,但最终因为手滑摔了个屁墩儿;又好比他在三对三时英姿勃发手臂暴长,但最终还是没能完成一个抓筐;还如同他在国贸与我一起换乘,摇头晃脑的为我描述新时代产品需求与用户的神妙联系,各奔东西时淡淡的一挥手,装模作样故作神秘,并以为给我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小C把这种行为描述为打击报复。

2

紫竹院的鸽子和天外还有北京天津很多地方的鸽子一样,观赏鸽被来往路人生生喂成了肉鸽,我每次走过都幻想把它们炖了会是如何光景。我抓住阿真问她这样是不是戾气太重,她说,你不过是想听鸽哨罢了。

被一眼看穿着实在不大好玩。

还是颇喜欢在大风天压马路的,或许是在港村养成的习惯。要不干脆就去做186,总觉得四年过去,所有186的最后一排都被我坐遍了。那个镜头里很耀眼实际上灰头土脸的大港,那个能看落日看晚霞看流星无遮挡自成宽幅的大港,其实也是美的。

哪天回一次港村吧。

3

和阿苍去了首博看张大千展。首博的布展向来仔细,“大千世界”作为年度的大展之一,反而轻描淡写。画作淡淡看完,只觉得一些照片更为有趣。那些旧照片中,他站在那儿便是卓尔不群,一派九天云鹤之姿,冷然又潇洒。天地间也是他那一只笔,野趣也好真意也罢,只任他肆意挥洒。陶诗有云,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这样的一生,也是殊为难得的。

再看其他展,仿佛是一种习惯。博物馆这个安静的被黑暗包围的空间,确实是不多的使人平静之地。我喜欢仰望那一尊尊造像并与之对视。只觉得万千慈悲,都在那一双双眉目里。

4

此时的黄昏正是最美之刻,稍有些早,但只要赶对了时间,驻足片刻便能看一场大戏——暮色合璧,落日熔金。

快到年底了,这个城市的节奏仿佛又快了一点,年度评选和跨年展望不久就要渐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似乎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恨不得赶着风头一劲儿的加速,把那些想忘掉或想铭记的事,齐齐拍进时间的印痕里。

这个城市异常生动,却又漂着一层浮灰,好比……高峰时段的一号线经常能看见有人脸红脖子粗的对骂,又好比在某些言论中,这个城市混乱拥挤,且那些标志性的美好其实不堪一击。

于是为何还要留在这个城市?生存压力理想前途抑或是别的什么?

自我回到这个城市,便想清楚了长久留下来的意义。

说到底,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是……还没完全实现的梦想,是日落时分映在瓦当上的暮色,是漫天漫地透彻苍茫之雪,是岁岁年年常开不败之花。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

4 comments

  1. 我也要用小清新的语气写日志,o( ̄ヘ ̄o#)哼!
    今天就去写

    小明夜, 2011年11月24日
  2. 原来北北阿哥也是同吾友一样曾在大港吹风。小~摸头。这回在国博看的造像不少,却还没去细看和整理,只记得对着一尊小小的八思巴像对焦了很久很久。北北阿哥继续向梦想前进吧,加油!

    兔, 2011年11月24日
  3. To 小小:快写我要看!
    To 兔:二宝咩?嗯,我在大港吹了四年……

    易北, 2011年11月24日
  4. 嘻嘻,二宝到此拜访~南开的高才咩~

    兔, 2011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