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2011.09.13

前文:http://elbe.windhunter.net/?p=34 实在是太久远的事了,哈。争取填完给基友贺寿。

百川

百川东到海,何日复西归。

已是渐趋萧瑟的日子,风正大,府邸外猎猎的旗子彻夜喧响,南郑尚算富庶,将近中秋,遍地灯火。李恪淡淡的望了一眼窗外,初秋的风一丝丝一缕缕的吹进来,不知怎么,就有点疲累。只是阖目稍憩,再一睁眼,却拔脚到了山上,道路蜿蜒而上,似是要他去寻什么踪迹。李恪心道,不去净土寺,我又做什么行脚僧。

山青雾嶂,树荫渐浓。愈往前走,路愈加崎岖,秦巴山地,本就巍峨壮丽,每走一步,都感觉踩在山的褶皱上,往昔的印痕里。山上气候倏忽易变,一时间豆大的雨点已落,周围突然多了不少行人,李恪仰了仰头,发现不知何时撑起了伞。人们挽起裤脚,执伞而行,这里的雨也下的古怪,阵阵来袭,忽的就把衣服吹湿。李恪裹足不前,觉得风冷雨湿诸多不便,待要回转,却觉得不远处有人唤他,殿下。

殿下。

李恪心里尚在惊疑,脚却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缓步向声音的来源走去。一个极狭的峰口过后,豁然,一方天地。

依稀是长安落花津的景致,已无秋雨,却反季的落红阵阵。树下缓缓泡茶的,居然是几人里最糙的王崇义。李恪心里莫名烦躁,甩甩袖子上前,顿了顿,你怎么搞起了这劳什子,这地方也越发的浓艳了。江源从身后转出来,拿着漉水囊笑道,殿下快坐,今日有蒙顶石花。烹茶尽具,似是浮华中一场曲水流觞。

一向运转自如的脑袋今日有点生锈,李恪觉得眼前场景似明似暗,却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这般想着,话已脱口而出,许久未听尚卿奏琴了。

天上月轮,遍照满地清辉。江源笑得李恪颇有些恍惚,慢道,昔人曾言,弹琴须心手相合,而琴中真味,殿下此时神游天外,又当如何听。王崇义也笑喝道,殿下是在说胡话,还是在说梦话呢。

神游天外。

仿若被点醒一般,李恪头一次敛了平生的锐气,居然讷讷道,我只想与你们赏月。

眼前突然就纷乱了起来。

 一时王崇义涎着脸皮扒上来,又像是真苦恼,挠着头说,殿下,怎么办,我爹连附庸风雅都不懂,那些漂亮妞一见我上前靠,一听名字就要笑,说我连点世家子的模样都没有。

那厢瞿昙罗悠然落子,细细的眼角带了点嘲讽,殿下,此路已断,你再不能回头。

柴哲威不知从哪里冲过来,高声叫道,陛下的遗诏,让我节制三省兵事,殿下,殿下!你若起兵,仍有机会!岂能任由那个没能耐的老九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忽的又来了阿史那云,那么锋利的剑指着他的胸口,抖了两抖后,便再不犹豫的刺了过来。

 ……

目眩神迷中,再无清明。李恪心下巨震,本能的伸手去摸剑,在府中明明未佩剑,此时倾刃却在身侧,他顾不得细想,铮铮剑吟,似要出鞘。

一道剑光,似是苍穹也震,一夕醒来,涩风依然。

前事种种,不过是再也触摸不到的一场梦。

此时是永徽元年,离大唐那场山河失色的巨变,尚有两年零六月。

 

①这就是个梦,想念朋友,在的不在的,已去了的和已远走天涯的。

②文中设定依然沿用《失空斩》,落花津是个口胡的地名也是新篇的篇名。

③永徽元年,李恪拜梁州都督。

④基本,此文是口胡,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