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相(天雷段子慎入再慎入==|||||)

2011.01.23

看那篇访谈还是不免去印证了一下,某些方面算是一个完满。
我还是很喜欢剧里的原话“气态肃然,烈劲冲天”,肃杀,就是这样没错了。而那条孤独的路也可以一直走,哪怕众皆光明,我独入无间。生命是什么?深不可测或名之以道也已不必。种因得果,那是必然要经历的转折,而不是刻意营造的曲折,这样便好了。

下面是无设定无逻辑纯脑补小段子。原来说的段子没了,这个是漏洞百出起肖产物,天雷慎入。这本是要写的一篇中篇,先借自己的题目。
亦知此次矫情,纠结过后再也莫提,最后一次苦逼,大笑。

空相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很久以后,小免再也没梦见过那个人。
那个人曾经会在梦里对她笑,不着华服,也不披战甲,清清淡淡的一件常服,静静地坐在那儿,满地花瓣堆积,飘散下来的又雪一样的覆在他肩头。
那人在梦里一直叫她:小免别怕,小免真贴心,小免又偷吃千丈青,小免小免小免小免。

她便恍然记起有段日子,每天都在平淡中渡过,但是平淡而有趣,她乐此不疲。那人曾手持书卷给她讲故事,还给她讲诗,也不管她听得懂听不懂。那诗似是叫《卷阿》,听的人早已神游天外,讲的人却还意犹未尽,他说,这是首正大光明的诗,没有一点渣滓。

那人携她之手游苦境,在断崖边久久默然而立。小免问,前面没有路了,为什么不回去。
那人依旧沉默,很久之后才有句话飘到耳际,吾往矣。

吾往矣。
可那是他告诉我的世界,为什么他不回去。

她也在苦境听过一些关于那个人的消息:苦境暗流潜涌的百年蛰居,冲天态势一朝归去号令佛狱,点将出征顷刻间覆雨翻云,后来佛狱祸世吞并苦境却一夕倾灭。

听了很多很多,但无法分辨得清,记忆纷杂芜乱,她只记得那时那人已经换了一身墨绿华服,再不若以前那般温柔,凛凛的,带一点冷下来的香——那已不是她能理解的世界。

但有一天她突然就想要回去。这个奇怪的瞬间,唯一拥有便是形同旧时的安宁,你离开了这里,却又想回到这里,哪怕那些事终究会在天空下渐渐消弭。

拂樱斋没了樱花,那樱花自从主人离去便不再开。
但小免决定将时间消磨在天地单纯的色调里。书斋很安静,百年前隐约漂浮的暗香,此时变成了枯纸陈卷的味道。小免拍拍手,开始在后院重新种起千丈青。

春天是个让人有点恍惚的季节,她居然又梦见了那个人,依然是雪发,却已然苍老。她伸出手,就没有然后了。
小免不知道,他永远也老不到那个程度了。
原先不想问,可是渐渐的又想知道答案的那些事——小免甩甩头,等到斋主,再问不迟。重新开始等,一点一点的等,终究是等得到的。

只是……久远的时光以前,那便是一个不会说出口的挽留。最后是什么变了呢,是那个人变了还是自己变了,小免自己也说不清,只能归咎于……归咎于什么呢?当年一份惦念,那就留在过去便好。

有些梦醒了可以再做,有些梦做了,便无法再醒。

—Fin—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9 comments

  1. 你…………你混蛋啊啊啊!

    …………………………, 2011年01月23日
  2. 排队来说你混蛋的

    行风, 2011年01月23日
  3. 你说侯还会再出吗

    行风, 2011年01月23日
  4. To省略号:眨眼眨眼
    To行风:我觉得就是最后结局了吧,天地茫茫不知所踪,应该就是不会安排戏份了……

    易北, 2011年01月23日
  5. 排队来说混蛋的!!这篇字字虐到我,泪奔……
    小免可能真的会回拂樱斋,可是斋主已经不在那里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心里明知道为什么,就是痛得无法言语。

    有些梦做了,便无法再醒←狠狠戳中我的心,泪~

    竹影横扫, 2011年01月23日
  6. 你虐出境界了,草

    ==, 2011年01月23日
  7. 我只是排队来说你个坟蛋的!!!

    不可说, 2011年01月23日
  8. 上边频率最高的词说出了我的心声。。。

    妹的, 2011年01月23日
  9. 望天……你们……
    摸摸竹影,其他不露MJ的闪开……

    易北, 2011年0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