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无以清将恐裂——关于凯旋侯与佛狱的一点补充

2010.11.23

关于侯与佛狱的一点点补充,以下全然口胡,千万慎入……另,好想看侯的小雨啊嘤嘤嘤嘤(这与正文有关系吗囧)

火宅的急症与缓症

有些话上篇已经说明,只是仔细思虑之后,再来说一遍含义相同的废话。

佛狱本身最大的症候,就是资源缺失,国家疾苦,生死流转,不能出离。
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佛狱的症结,已经不能以革命或改良来缓解。我之前写“无论是三公,还是其他火宅子民,一直强调的都是‘佛狱的最高利益’。火宅要的,并不是一姓之兴亡,而是足以涵括天下的‘公’,这种立意于全体子民生存的‘大公’,便不是‘独裁’最适宜的土地。而人民,也需要一个能合理运转的共同体,取代不适宜的独裁君权来践履领导职能,所以才有三公制度。”

容我在此断章取义的引用孟德斯鸠定义过的专制政体,即“专制政体是无法律无规章,又单独一个人按照一己的意志与反复无常的性情领导一切。”(╮(╯▽╰)╭这难道不是当今佛狱的写照么)
火宅制度有内在的断裂,深深植根于传统,同时却又都打破传统,承续性与断裂性同时并存。如果说国家还可治理,那么便补不足,使其完整,否则便从某种角度使其质变才是正确选择。那么侯维护三公制度,并非是因为固守传统,不可改,不能变。而是在他的时代,佛狱在三公治下和谐而完美,如一架高速行驶的战车,“防止佛狱一人独大”,保证最有利于佛狱的决策实行,恐怕是他最认同的。佛狱子民要的是改善生活,独裁或议会共治并不能很大程度上影响他们的生活,只要能生存,独裁或共治并无差别。因此这是一个奇异的和谐却失序的世界,既内部和谐又充斥各种极端。
这本是急症,却只能缓治——只因生存才是当前最该应对的国家危机,现实逼到眼前,终究无路可走。这个循环,是火宅不能详解的母题。

佛狱在最后一战之前,“并未尽现底牌,保留了绝大部分的战将与战力”,而最可怕之处在于佛狱上下高度的团结和纪律性,以及狂热的献身精神——这是他们一往无前的最大本钱。
而之前说过,“夺得太阳”是佛狱无比灿烂光耀的精神支撑,三公也并不是没想过失败的后果。只是在这场梦里,并不怕最终梦碎,而是梦醒了,无路可走。身在梦中,还能无比艰难的向前推进,一朝梦醒,便是触手冰凉之寂灭。

所谓战无不胜

自凯旋侯出场以来,“战无不胜”这四个字已经被诟病嘲笑了无数次。如果硬要敲打我说他败了又败责无旁贷,业绩不佳是不争事实,兵甲一档不过就是个顶这个名的蠢蛋,那也请不要看我下面瞎掰了这样……

刀龙写真上曾引《菜根谭》里的句子来形容他:藏巧于拙,用晦而明。侯行事为人,并非睥睨天下锋芒毕露,更非为一己之私不择手段狡诈虚伪,而是纵横手段,兵家作风,军人品格

拂樱斋主:取强舍弱,何需筹码?现今苦境以一页书为首一派,久战力疲,强弩之末,进无制佛狱、死国之策,退无周身保全之道,彷徨无依,只望集境援手前驱,集境又能从中获取什么?不过大耗兵力、徒增伤亡而已。军督在妖世浮屠之乱,坐看苦集两境合一,处心积虑,难道只为一窥苦境风水之美?
烨世兵权:与佛狱合作又有什么利益?
拂樱斋主:利有三处,佛狱与死国结盟已成,免去面对两大强敌,利一也;得两大盟友,利二也;三分苦境,利三也。

这是他在剧中最明显的一段游说。兵甲最精彩的,其实是各方势力的拉锯和微妙平衡,不会有一边倒的势力存在,而是在利益点上互相拉扯胶着。置身这种情形下,若要圆转自如取得利益,必然要先知己,自知而后知人也。然后衡量几方势力之轻重,揣摩其真正实力。若对战力和潜力分析不全面,就不可能了解己方之劣势,他方之优势,以及势力变动时暗流潜涌的征兆。见微而知著,防患于未然。

凯旋侯是军人,却并不是每一次都要用战争来解决。潜谋于无形,常胜于不争——这点在他潜伏苦境时体现的已甚为明显,而回归佛狱之后,他也仍然希望在动武之前以捭阖之术达到军事目的——不战、缓战、避免多线开战。这是秉承于兵家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和“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原则,亦是谋之于阴,成之于阳,在暗中,以不争不费之战而取胜。

拂樱斋主:拂樱斋,吾真是许久未回了。放心吧,苦境的樱花不会吸血。
伏击者:苦境地理环境与佛狱天殊地远。
拂樱斋主:此地植物性格温和,却也少了一点历险的趣味。
伏击者:但回到主人的根据地,只怕成为苦境众人的攻击目标。
拂樱斋主:谁说这是吾以往的居所。
伏击者:此地不是拂樱斋吗?
拂樱斋主:名虽同,景致虽同,地点却不同——此地离原本的拂樱斋主相距七百余里。要被发现,也非是一时三刻之事。
伏击者:原来如此。嗯?是土萝的味道,苦境也有土萝?
拂樱斋主:在苦境这项东西叫作千丈青,吾就种在后院。
伏击者:原来在苦境也有佛狱熟悉的味道。

这是我一直愿意反复看的一段,全看见其为人与品性——能与部将探讨樱花与土萝,也能在后来略城战场上飞身捞小兵。为将之道,不取于鬼神,不象于事,取于人,料敌于前也。与卒善,更是先决。

他的战无不胜,并非点滴得失萦怀于心。攻略城不下,两遇啸日猋而苦战。但临大事决断绝断,立势制事,决安危之计,定亲疏之事,然后权量之——短兵相接终究只为大局而存在,侯追求的,从来都是最大的利益:自他入苦境,连莫汉走廊,启血闇沉渊,开火宅通道,一也;备灵地,以便扶木深入苦境,开拓新出口,不必自死国而出,二也;魔化梵天,为火宅增添可靠战力,三也;连死国集境,避免佛狱战线过长,四也;毕全功于一役,吞苦境而抢资源,五也。

这些战役或战略执行,卓有成效者有,其余即使未竟全功,也未见颓势。只有这最后一战,他败的彻底。

他的纵横思想,只在于为火宅争取最大利益,不见得有多精彩,但有效和实用。参照前人之总结,便是纵横捭阖、反复周旋、抵巇用间、忤合深谋、随机决断,此所谓纵横之圆略也。这些,能比他周略详尽的人或许不少,却不一定能有他纵身入局的胆魄。

而究竟为什么会输?佛狱这场败亡,来的非常之快。

凯旋侯:天者语多保留,无法达成合作的共识,这个盟约早晚破局。
咒世主:短暂的利益交换呢?
凯旋侯:尚有空间。

咒世主:自入苦境以来,佛狱拟定了五大方针:一,连结外援;二,驱使扶木;三,兵甲武经;四,魔化梵天;五,转移基地。一直以来我们都向这个方向前进,虽然经过修正,兵甲武经这个方针几无进展,但其他四项都已经达到相应的结果。尤其是第五项,今后我们无须借道血闇沉渊也能抵达苦境。

几大方针并行,除了兵甲武经(兵甲武经虽是主线剧情,其作用在于串线、引出人物,平衡各方势力,而并非影响最终时局的决定性因素),推行皆顺利。这种推行,并不是到处拆补的应付式处理,而是逐渐根扎,并不断根据时局调整的妥善考虑。如此安排之下,全面进攻却迅速无伦的一朝败亡……这其中关窍我是无法说服自己了……佛狱主要的斡旋对象:一者死国与集境。死国并非长久之盟,三角会议上多次探讨,侯也直陈并非“善盟”,但存在利益交换空间便可,合纵之以免多面开战。而对集境,即使有冲突有僵持,也一直保持战与不战的微妙平衡,并无过多寄望。二者杀戮碎岛,慈光之塔在碎岛北疆陈兵,碎岛答应和亲以达到暂时的利益稳固。但最后表现出来的不合理处在于,如此薄弱的联系,并不一定能换取碎岛与佛狱联合,一入苦境。不同于佛狱破在燃眉的资源问题,碎岛与苦境并无直接的利益冲突,出兵苦境非礼也亦非理也。仅凭与佛狱的“和亲”关系,便扬帆出征,佛狱却毫无疑虑,乃至最终后院起火被婊的无比之惨……

中原之对策于火宅的变数一,黑枒君。素还真深入佛狱内部,引领佛狱入局。但佛狱的本体与副体之间,本有奇妙联系,然当白尘子重回佛狱,佛狱众人却并无疑虑。素还真并没有与白尘子相处过,以伊的形象出现,却未必能保持伊的语气和行事方法,再加上其不掩锋芒的排兵布阵,比以前智慧,以深入苦境太久和师尹助阵为理由……并不能让人信服啊……
变数二,九韶遗谱之变,并以慕容情破死国与佛狱之盟,重创扶木。
变数三,慈光之塔的介入,除了师尹与老素之局,还有关键时一羽赐命的一箭。
变数四,书大未竟之魔化,两大强到BT的苦境奥援:初哥和海潮舅舅……

于是无论源于何种理由,台面上的势力,或多或少,全都伸出手来打佛狱……最终演变为一场华丽的群殴……

而这场战役过后,他的一生荣辱,最终都只能划归为一场难以名状的人生证悟,句芒红城里最后的抗争。知道他不会后退一步,知道他绝不后悔,但是还是忍不住骂一句弥纶群言又当如何,独出机杼便能怎样。这场战,越到最后只剩不堪,那些真相,痛苦、罪恶与死亡,在深渊里终究会不断不绝的上演。
因这种“傻”而最终倒下的……千载之中,又岂独凯旋侯一人。

……只是不忍啊,笨蛋。

PS:最后结局如此我能说某些人开金手指了么抱头!我爱中原我讨厌侵略可我又惋惜佛狱我舍不得侯我舍不得王所以我真是神马精神分裂患者啊摔!
PPS:我苏了好吧我是真的苏军人劳模公务员啊我早该明白,看出来了就忍忍咳咳咳咳咳,说你呢,笑神马笑啊捂胸口我这破碎的大叔心啊喂!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13 comments

  1. 今天没事做,想起来好几天没有过来了,就过来看看你了。

    南阳吧, 2010年11月23日
  2. 每次看到说侯“战无不败”,我就很想反驳,侯基本每次所谓的败,对上的都是金手指=-=。那些耻笑侯的人,倒是自己去跟那些金手指试试看啊。不过一开始对上一页书的那次,我总觉得他本来就不打算战胜吧,应该加深魔化才是目的。
    至于最后为什么会迅速覆灭,暂不提那个伪装白尘子的问题。我觉得佛狱当时对胜负的自信,来得实在有些盲目了。他们凭什么相信碎岛一定会助他们?为什么会完全没考虑过碎岛开兵过来却坐视不管的情况?就因为之前有把寒烟翠嫁了过去?可是,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在碎岛,女人的地位极其低下,把寒烟翠嫁过去,除了示好外,其实很难起到其他非常大的作用。
    最后一战,我觉得最主要还是因为过于相信碎岛的所谓盟兵跟一页书的魔化成功而导致了兵力分散。而不管是盟兵还是一页书的魔化,其实都并不是属于能切实把握住的。
    总之,我能说BJ是为了覆灭佛狱,故意把佛狱的整体智商都降低了么=-=

    白银子, 2010年11月23日
  3. 啊!我苏纵横家,晚上给我讲嗷嗷嗷!

    风, 2010年11月24日
  4. To 银子:我还是那句话,他不是那种点滴得失萦怀于心的人,更不会只追求一城一池之胜败。只要大局安稳,他也并不在意那点名声。佛狱制定的几大方针,在最后一战之前,确实未见颓势。与碎岛的是我觉得最不合理的地方,佛狱明明应该知道这种盟约并不稳固。黑枒君也是这样,其余文中观点已说明。
    我只能说他们真是赶上换挡没有办法……默默。

    To 行风:你丫边儿去!

    易北, 2010年11月24日
  5. 嘿嘿嘿嘿
    其实樱花刚开启佛狱的时候,我很期待,但随即就有点失望
    枪打出头鸟嘛,火宅最急,当然就该它死第一个,被婊是非常正常的,连正道的组织联合,都要经常性的互相扯扯后腿,何况反派,都不是吃素的,没理由让你占个大便宜啊
    侯自己卧底玩得很转,却不知道防苦境的卧底,真讽刺。佛狱怎样败的,我是不在意,不管丢人不丢人,合理不合理,该死的总是要死,扎了几个星期马步不出招等着主角上来把他殴死的反派也是有的。金手指是主角的正当权利,博主你不用纠结啦,能让反派角色死得其所,金手指开得比较隐蔽的就是有良心的作者了。霹雳编剧基本上是没良心的,我喜欢过的反派只有赦生和弃天帝有善终,樱花虽然过程有点丢人,结果也算有善终,我已经满足啦
    火宅佛狱就像是在赌博啊,背水一战没有退路的,我是觉得这样有点二,不过也当萌点吧,不成功就成仁神马的……他们也是没办法,横竖是要死,总不能不挣扎就死嘛。败战回来和魔王子那段,拂樱是心知必死在卫道吧,咒世主是火宅佛狱的灵魂人物,拂樱行的是咒世主的道,王死了,换王子顶上,王子不管佛狱死活,他看不到希望,影响不了王子也没能力把王子做掉换一个,那就只有以身殉道了,当是提前殉国了一 一
    可惜,佛狱虽然也来阴的,也搞合纵连横,但是卑鄙无耻的指数大大低于我最初的预期,再看看就悟了,对自己的定位问题,佛狱里没有谋士,没有专攻这个的,佛狱里就是,王、智将、武将、卒子的区别而已,同一时期,死国也玩阴的,集境也玩阴的,碎岛也玩阴的,慈光之塔也玩阴的,苦境也玩阴的,哪一方都比他们给力,哪一方都比他们有成效
    霹雳里打起仗来也喜欢搞将对将兵对兵,势均力敌神马的,我看风姿的时候,源五郎身为天位高高手,却很不要脸地假装中招掉进普通士兵里面钻到地底大肆屠杀普通忍兵,让我森森感到,哇,果然不择手段,干坏事就要这样,于是,够不够无耻也成了我给反派打分的标准= =火宅刚出的时候,我还想,田忌赛马小学就看过,上驷对中驷这一类的事情,高手们不能怕掉价,应该果断地做!对方武力值在中低档次的角色,杀一个少一个,武力值再强的光杆司令没有手下使唤都是会觉得很麻烦的(参看手下跑光寂寞得要死的罗喉)!结果是,实用的手段都是主角在用,虾兵蟹将送出去,被其他势力杀一个少一个,卧底反间计,侯副用被识破,素还真用就空手套白狼毫无压力,最后公侯还被剑之初上驷对中驷了一把,悲催的火宅佛狱,哈哈哈哈哈(捂脸蹲下)
    刚知道咒世主把魔王子封印的时候,我还觉得王不厚道,如果这家伙放出来是大杀四方,殃及整个四麒界,那也不用这么封着他嘛,想个办法把他塞到其他三界去祸害人,死道友不死贫道,佛狱没资源,让王子把其他地方也弄得跟佛狱一样乱七八糟,我们没有好的,那就拉倒,大家都没有,这样的话火宅佛狱的人民的心理不就平衡了吗?也就不用这么暴躁这么好战了撒,如果魔王子对佛狱这么不利,正道懂得让反派互相内耗,火宅也可以集思广益,让他去和碎岛和慈光之塔互相内耗……封印起来还是王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死吧……
    听说王去解放魔王子,我还以为他想通了,佛狱完蛋,拉你们一起死呢,唉,我太阴暗了(捂脸蹲下)
    凯旋侯是拿佛狱当信仰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类型,太息公不是,所以王还活着,他们可以是同道中人,王死了,就分道扬镳了。啊,突然联想到,孤军深入打开通道神马的,以前也有人干过的啊,于是想了想第一殿败了之后异度魔界的做法,魔界第一殿的业绩感觉比火宅拿得出手得多啊,是因为没有怎么被同行拆台?还是有智囊和没智囊的区别?异度魔界没了阎魔旱魃却有九祸,凯旋侯和火宅的杯具就是没了咒世主,剩下的却是…………魔王子…………他也只有去死了
    目前这几集,只觉得小王子深井冰,手段和城府看不出来,不能跟小龙龙相提并论,继续观察吧
    其实虽然败战,樱花忍一时而活下来还是有可以做的事的,佛狱被人釜底抽薪,但是既然没有死光,浑水摸鱼给其他几家拆台、添堵,等到他们成为漩涡中心的时候就去补一刀,报一箭之仇是没问题的啊,魔王子那性格应该也不会不许他们搞破坏,搞破坏其实比打胜仗容易,他就不懂得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自己得不到也不能便宜别人的道理吗??如果换成其他人,说不准真会这么干,连王死去前,都放出怨念纠缠一页书,他就傻了吧唧的跟着王去了(捂脸)=皿=期待他真正大限到了的时候也去怨念纠缠一下一页书(你滚)满嘴跑火车的天者某些方面真的比火宅佛狱的诸位给力,柚子忽悠人的段数也比樱花要高……
    算了,反正,傻也是萌点
    算了,反正,我也是嘴炮

    茕茕, 2010年11月27日
  6. 多谢茕茕写了那么多回复啊……我各种汗颜。
    关于他最后,虽然是傻,但是如果不说,也没有任何退路了。而那些话,在那种情况下,也只能由他来说便是了……

    “佛狱被人釜底抽薪,但是既然没有死光,浑水摸鱼给其他几家拆台、添堵,等到他们成为漩涡中心的时候就去补一刀,报一箭之仇是没问题的啊”

    而关于这个……佛狱的死症是生存,报一箭之仇其实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当一个国家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保证时,这些并不是第一重要的便是了。
    同一时期,火宅的战略其实很有成效,甚至并未见颓势,因此为何败亡,除了文中所列,以我的脑瓜想不出来了……

    易北, 2010年11月30日
  7. 作者大大,我又来申请转文了
    这个文章,写的真的很好呢
    战无不胜,不知道是谁写的,其实拂樱真的没失败过
    那些批评的人只是随意说说,觉得自己概括的有理,实际上
    仔细想想,只是双方实力据横,谁也没占到便宜
    那么多大咔怎么可能轻易被打败
    对于战无不胜我倒是愿意把它理解为一种责任和使命
    就像作者所说,他不仅是战无不胜,而且绝对不能败
    最后,再次申请转文,谢谢了

    空灵幽逸, 2010年12月2日
  8. 前篇没发留言,楼主麦要介意呀
    我更喜欢苦境那个拂樱
    其实回到火宅他并不值得,公排挤他,而且他受了苦境那么多影响。
    最后重伤的候看到石壁上的留字,激动了,不甘的只能痛嚎
    让人很心酸觉得不值得
    他其实很后悔吧,亦很想回到枫岫的身边
    而且他的业绩也并不像传闻那样勇猛
    枫岫也说,你不是他,你是凯旋
    如果生命的最后一刻,拂樱能找到自己的本心多好

    栗子, 2010年12月8日
  9. 9楼枫樱粉自重,这里是私人博客

    扫雷者, 2010年12月8日
  10. To 空灵 转吧,那边已经站短了
    To 栗子
    同学不好意思,我觉得论点我已阐释的十分清楚。
    有些话我想说了太多次我自己都嫌啰嗦。
    而从您的留言来看,关于枫岫与拂樱的关系,我觉得咱们探讨的出发点不一样,因此观点不再赘述。
    而关于他的本心,佛狱是他之故土,让人民能更好的生活是他之理想,他没有后悔,也没有绝望。
    最后,他还活着,谢谢。

    易北, 2010年12月8日
  11. 这跟我是不是枫樱没关系呀
    我只是觉得最后他可以找一下自己的幸福
    要不要那么敏感

    栗子, 2010年12月8日
  12. 他的本心一定是为火宅战死吗不能是寻找幸福吗?剧情里也没有写呀
    都是Y而已,说的拂樱在火宅很顺心一样

    栗子, 2010年12月8日
  13. 懒得再说,关评论。您也不用继续蹲着看回复了。
    我继续敏感继续YY不解释,为免瞎眼,您还是绕道吧,慢走不送。

    易北, 2010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