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甲18集枫岫主人与拂樱斋主对谈口白——偶开天眼观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2010.08.14

把这段口白一点点的录完了,不想说什么。叹叹……或许他们在苦境真有一段相知相交的好友时光,即使充满心防和算计。枫岫这个人,一路走到最后,我才发现伊的好处,但无论将来如何,便如他之信念——风停云滞,仍将有朗朗乾坤。而拂樱,我坚持等到盖棺定论再去说。
==============================
拂樱:真惨。
枫岫:是你。
拂樱:你的伤并非无药可医,为何对她们隐瞒?
枫岫:我不愿她们再为我牺牲。
拂樱:你可以求我。
枫岫:但你不能还我自由。没自由,生死便无差别。
拂樱:你是存心找死。你放弃你的坚持与理想了吗?
枫岫:我的心愿已传承他人,而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成为任何人的拖累。
拂樱:也好,你若活着,终究是佛狱的隐忧。
枫岫:这段日子,我反复做着一场梦,梦见吾与你割席断交的那一日,你还记得吗?
拂樱:记得,那是我见过的最拙劣的骗局,换成别人也不相信。
枫岫:但我信。
拂樱:嗯?
枫岫:我自己也讶异,那时候你说的话、你的态度,虚伪得使人一眼透彻。而我为何还是相信,你是真正为我痛心。
拂樱:骗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真正心痛的人是你,你被情感左右,忽略了致命危机,防备我那么久,偏偏在那一天卸下心防。痴愚,就是你最好的注解。
枫岫:这也是我最想忘记的,忘记我是枫岫,世上便不再有拂樱。你不是他,你是凯旋侯。
拂樱:当初在血闇沉渊,你就该死在我手里,落到今日这个地步,你只有更输更惨。
枫岫:哈哈哈哈,在我活的时候,你处心积虑想杀我,如今将死,感到不舍了吗?
拂樱:笑话!小小罪囚,何须我费心。
枫岫:很好。千万别这样。凯旋侯没有仁慈,对敌人,不能仁慈,做好你的凯旋侯,替佛狱开拓更多的血腥之路。等到最后,你将获得悲惨的下场,比起我,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拂樱:这若是祝福,那我收下。
你死以后,想埋骨何方。
枫岫:随便,这副皮囊,就任你处置吧。
拂樱:你还有什么心愿?
枫岫:我希望能回到那一年,我绝不会和湘灵见面。没有任何机会让她爱上我,没有任何机会让我去伤害她,还有许多被牵连的人。
拂樱:人又怎能回到过去呢。换别的愿望吧。
枫岫:不如,为我画一张像。
拂樱:嗯?
枫岫:让拂樱斋主为枫岫主人画一张像——这个要求不难吧。
拂樱:吾允你。还有吗?
枫岫:叫拂樱斋主别画太快,把我画俊美一点,我要他一笔一划去记住,他曾有一个好友,名之枫岫。
拂樱:愚蠢!你真是愚蠢至极!
枫岫: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哈哈哈哈……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