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变幻的消逝的永恒的

2008.06.17

6月17日,哥的生日,这篇四天前的东西,算不是贺礼的贺礼吧,生日快乐!

那些变幻的消逝的永恒的(关于裁判、T-mac、古典篮球)

6月13日首发ILK

1

这两天多纳希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似乎我湖的冠军要打上星号,火箭也沦为了阴谋论的牺牲品。
裁判执行了联盟的指示,因此2005的小牛和2002的我湖在一轮系列赛中逆转获胜。
再加上自季后赛开赛来就已经吵翻天的主场哨。
乱世不用重典,妄为之徒倍之。
按照这样的说法,如果再用“误判”之类的搪塞,只会让人笑掉大牙之后再笑掉牙床。戏已经唱到了这份上。
呃,猫腻?或者说阴谋论?

“球”的份量在减轻,“人”的戏码在增加;“真”的比重在减少,“水”的比重在增加.
在球场上用劲,不如在人上做文章。你愿意看这样的比赛?
无规矩不成方圆是不是哪天还要催生成美国式的黑色幽默,篮球是方的?

可惜没有黑与白这么简单。

NBA恰好是抓住了我这样球迷的心。你不是愿意看么?反正我随心所欲而不逾矩,逾矩了你也会心甘情愿的觉得是潜规则。

kb选24号是否意味着篮球也是24秒的真理,因此篮球也算是一种格物致知。
真与假同堂,虚伪与真诚共荣,所幸篮球汪洋如此宽广,可以包容一切。
这篇文章算是我对娱乐篮球的最后致敬。

那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唧唧歪歪——好吧,我不爽的是那层窗户纸捅破了,本来可以装B到死。

假如比赛开始前你就知道结果会很开心吗,好像不。
竞技体育最伟大的魅力之一就是它的不可知性。
知道这种内幕的感觉很开心吗?好像很糟。

讲个流传已久的段子:有个影迷在电影院里等待某悬疑大师的新片上映。不足十分钟电影就要开演了,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就这时候,一个卖爆米花的大妈凑上来,问,你要不要来点爆米花。影迷说不要。过一会,这个大妈又凑上来,问要不要爆米花,影迷说不要不要。过了一会,那个大妈又来了,说你来点爆米花吧,这爆米花挺香的。影迷胸中一阵怒火,发作道:我说不要就不要你咋那么烦!大妈离开了。电影开演了,这时候大妈又来了,影迷刚想骂人,大妈说:“我我是想告诉你,电影里的这个邮递员就是杀人凶手。”
你笑了吗?反正我笑的惨绝人寰——当然当然,我一向比较爱讲冷笑话。

先知道了他们的故事结局是可怕的。
如此放肆地爆料有点不负责任,至少也要在判决书上标明“有关键情节透露,勿入。”
哦,好像还是很冷。
只是,难不成我还要拍手叫好然后再说联盟大导演的作品真TM精彩。

再做个比喻,假如我知道Kobe Bryant生涯的一切结果,在他的职业生涯已经过了五分之三的当口,我会舍不得看余下的五分之二。因为这五分之三给我留下了太多深刻美好的回忆,泪中带笑,笑中带泪。人生会有好多痛苦的日子,我会把它留起来收藏,每当我感觉身心疲惫的时候再找出来看,看湖人是否又成就了一个王朝,看我们的队员是依旧团结一心奋斗不息还是已经散落天涯,看kb在人堆里闪躲横挪是否又做出了匪夷所思的天人动作,是否成为新世纪的球王,成为又一个不朽的神话,是否成了伟大历史的传承而不单单是与帮主越来越无聊的比较。然后我可以痛快的哭傻傻的笑,捧着一杯下午茶。

你们觉得怎么样?

说我拾人牙慧也好,装B也罢,还有可能是自欺欺人。
阴谋论?呵呵,或许吧。
潜规则有吗?有。还要继续看比赛吗?当然。
因为球员在场上的每一次汗流浃背每一次滴下献血毕竟还是纯净的没有杂质。
——请忽略金钱,我更想把这解读为热爱。
如果一切都是虚假……最简单的例子,还能看见经过炼狱的某人站在联盟之巅吗?

这个时代,也需要理想和神话。

2

曾经的曾经,我在欣赏的球员名单里会填上T-mac这一名字。
而经年已过,历史斗转星移的错落。
原来曾看过一位兄台评价T-mac,说他是联盟摇摆人里,史上天赋最佳。
即使觉得夸大了些,也记得他令人销魂的突破启动第一步。

但是火箭是王朝还是YY,球迷心中都有一杆标尺。

历史往往是这样,犯下的过错往往要等到一个特定的时间才会获得批评和指责,而身在过错中的人,对自己的所处了解得更晚,他们往往要经过一个自我形象的重塑,才能意识到当时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并很可能错得离谱。

当年的交易,到底是不是一个笑话。

有过多少次输球,就有多少回总结——只是总感觉那总结不痛不痒,输球总是扎扎实实。
从来不曾骂T-mac软,因为只要是运动员站在球场上,想到的必然是争胜。
只是,保持持久的精神力,真的这么难么?

说一个人的巅峰“来得太早”,总带着伤仲永式的惋惜。
假如把T-mac三换东家比作三段旅程,他在开头都是以一名身手矫健的篮球明星或者球队救世主让人眼前一亮过,随后就脱了缰似的踏上的下坡路——这下坡路即使不是一马平川也是挣扎无比。季后赛首轮7次未破的他,每一次被旧绩重提,62分,33.5秒13分,2届得分王……怎么都透着点好汉难提当年勇的讽刺,以及落花时节又逢君的悲凉。

Kb说过自己在与传奇作战,那么T-mac,是否亦不属于……这个时代?
好似一曲美国版《琵琶行》,他嘈嘈切切弹出的职业生涯还是可以算联盟精彩的篇章之一。唯独身边缺少了可扶持的江州司马。

就像原先看小说,甲问乙:你为什么哭?乙说:“这世界太昏庸,而我又置身其中。”

那么,是否一定会有更好的世界?

3

中午去了一趟高中,发现一个还认识的小孩儿在练CROSSOVER,一招一式,极尽模仿着华丽,他的偶像是AI。
我侧头问他,那你知不知道奥斯卡·罗伯特森。
……
好吧,也许他只记得蒂姆哈达威。

古典篮球就像一个大师,一个人喃喃自语,说着 60 年代的美国俚语,讲着精致高雅的笑话,可惜,没有多少人能够听懂。

篮球这盘棋下到今天,每前进一步,就更接近一个或胜或负的终点。但是这场棋局的隐喻不是对弈,不是黑白,不是胜负。它意味着更多,本质也被进一步消解。

联盟中最会打古典篮球的队伍是……马刺?虽然这不是我下的断言。

爱默生说,大悲者会以笑谑嘲弄命运,以欢乐掩饰哀伤。这话形容原来坚守着古典篮球的pop很合适。只是他也放弃了。

嘿,你以为自己看的是古典篮球么?你信篮球已经越来越回到本源?况且,古典篮球有什么好?
越是确切的真相,看来越会像是一场苦心经营的虚构,而哪怕最蹩脚的虚构,也会显得煞有介事,这应是生活教给我们的智慧之一。
你知道,这只是一种奇怪而微妙的感觉罢了。

还要仰望多久,才能洞悉苍穹?
那是,我们所不能得见的万古江山。

擦肩而过还是迎面相逢 (Finals G4后)

迷失的幻象最好的时光(Finals G3后)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2 comments

  1. 易北,我不是来评球的听到你博客的背景音乐,感慨,仿佛又见当年清俊的魔君,唉,逝水流年,雪泥鸿爪,回头望去还有谁留在原地?那些我们爱着的、爱过的人和如许岁月,正慢慢变得迷离如梦,渐行渐远。

    蝶舞黄沙, 2008年06月17日
  2. 收了~  极度喜欢~没有账号,所以就有匿名了ewing

    新浪网友, 2008年0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