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半夏(城市短篇)

2009.12.15

之前说的城市系列,预计四篇完结,各篇独立,互不相干。

—————————————————

北京·半夏

    一切都变了,他还是推着他那辆又老又破的自行车,漫无目的的逛荡,想再过几天他就走了,走到风吹不到眼睛望不到的地方。回家,房子都搬空了,就剩光秃秃的床板,最后一天他在房子里转磨,看还有什么能卖的东西——锅碗瓢盆床垫被褥卖到手滑,最后抽了抽鼻子仔细的闻,房子里似乎还充斥着很多年前弥散的京味儿,只是明天就不是他的了。切一片西瓜四五两,真正的薄皮脆沙瓤。这是他的家,最后的堡垒最后的城池,他习惯着被黑夜包围的安静,但却从来不能像黑夜一样安静思考,连装模做样的怀旧也无法做到。
    他摸着床板在床边蹲了一夜,就想着长夜怎么过,被子都卖了,只是春末夏初,满处都是草木的清气,再用不着厚厚的被子来隔绝世界的一切气味儿。但已经有夏虫在叫,叫的人心烦意乱只想夺路而逃。      

    凌晨了才想起来车没锁,一激灵跳起来,腿都麻了。颤巍巍的跑下楼,那车静静地躺着,没有任何事发生过的痕迹,他扶着车把自顾自笑了,也是,那么破烂的车,谁要。
 
    往后几天的日子没那么无聊,哥们儿小小的屋子里烟雾缭绕,酒味儿烟味儿臭袜子味儿,一如往昔,他些微翘了翘嘴角,哪能真正留住这些过往呢,谁都一样。
    愣着神,手里被塞了瓶王老吉,疑惑的抬头,哥们满不在乎的说:降火!
    是上火,大家都上火。
    捧着杯王老吉,清热去火味道怪异的凉茶。然后再喝一口雪花啤,难喝到就着榨菜才能吃下去。桌子上也没什么吃没什么喝,就从地铁站门口小店打包回来的老几样。
    他吃着吃着,眼前突然就模糊一片。那几个哥们儿还在自顾自的说着,说着说着就推他,哎哎,那事儿就怨你,不说话你丫装傻充愣啊,真没溜儿。
    他嗡着鼻子抓着酒瓶子说,没有什么对什么错,放不下才是真的。

    是啊,就像曾经在大学要拍的那个东西一样,不是为了表达什么世界观,也不是为了让回忆在嬉笑和戏剧中重演——天涯之外你我之间,早就没有那么多散落的过往可以用画面来拼凑。只是你我的岁月都再难逃寂寞难逃磨折,谁和谁的记忆相同,谁又和谁的心灵相通,长那么大了早学会不会说那些痴话,学会了隐忍学会了沉默。
    ——那些不可触碰的只是他的百花深处,他的精神家园,他的柏拉图和他的雪。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

    几个哥们儿愣了半晌,然后使劲推他,呦嗬,你还真入戏了啊。
    他腼腆的笑笑,天亮后就再也不会记起这些声音,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逛,到处逛,推着他唯一没舍得卖掉的老自行车,在胡同里逛。听着李B唱,你离开了南京从此就没有人跟我说话……西去而旋转地飞鸟,我们从来就是孤独。想着那一夜似梦似醒,有不知疲倦的虫子和晚上才神采奕奕的猫。他觉得突然丧失了对世界的感受力,怀疑着自己是睡是醒,或者做了什么都不会惊奇。满眼是一片又一片破旧的平房,中间刺眼地杵着一幢楼房,中间不均匀地飘荡着一缕若有似无的感慨,有豆汁混着焦圈的香。
    他甩甩脑袋,但还是迷迷糊糊的想,是南京是北京有什么分别,听着那些音乐,晒着北京和煦的春阳,他也没有再好好的想起些什么,只是感觉着深深的遗憾。如果真的能重来一遍,一定会不太一样。

—END—

背景乐:风居住的街道/李志的专辑/北京土著

请自由的百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