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祭—归去来兮

2009.10.14

一年过去,恍然入梦。
疯狂过痴迷过,哭过笑过,也不过还是万千奔忙的芸芸众生,只不过在伸出双手拥抱世界时,往昔沉淀成了记忆深处的云影。

有些时候一篇文真的不能拖太久,在《神州散记》开篇的时候,伏龙苏苓史波浪甚至拜江山还活着。但是很久过去:伏龙成了完完全全的曲怀殇为补柱碧血洒尽;苏苓虽然生机又现但遭劫一番只缘于这无奈的江湖;拜江山连同三口组cos了四奇;史波浪变成了问剑,问剑亡于末日骄阳;不二做死了;怨姬退隐又被拉出来;异度魔界线终结,玄宗天命终成历史云烟。

这些神州故人,终于一个又一个离开舞台,把那块落幕已久的幕布盖得更严实更紧。

犹记神州时的末世,幸好有那些傻人在,怀揣着某种意义上的虚妄。只是,就像原先看《命若琴弦》,拉二胡的盲艺人告诉他的徒弟。拉断一千根琴弦,就可以取出琴中的药方,重新开眼看着花花世界。这自然是一种虚妄,只是这种痴妄是唯一的支点时,他们就必须容忍、坚持、并代代虚妄下去。这种虚妄的别名,也叫希望。

弘一法师的手迹里,有一副非常有名,上书四字:悲欣交集。原先曾有人说,人生何来?赤条条来去无牵,无法选择,此一悲;来到人世,便要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于夹缝中求生存,身心多历困苦,此一悲;往事不可谏,来者不可追,春华秋实,年华不复,此又一悲。
然而“悲欣交集”,即告之曰人生终究不只是悲。悲者,欣之所托也。

人事已非,不可再回头。
人生在世,平凡是福。
传承是永续的过程。
玄宗门人,只问正邪善恶,不问来历出身。

一直说他温暖,无他,唯有这些平淡至极的语句和一些细微的举动下,浓浓的挂怀和沧桑。
也一直在想,怎样收束我那篇散记。最终想来,不过是用“人生在世平凡是福”八字。
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他这一路苦战,乃至血祭神州,最终要的,也不过是为苍生求得一个温暖的人世间。那不是幻想中的乌托邦,而是真真正正的和乐盛世。
这一路水远山高,我没能陪他走。那是我所无法到达的远方。只是能远远的望着走了这一遭,亦是幸事。他已归青埂冷峰,吾辈虽有无奈愤怒悲伤彷徨,亦可放下。

归去来兮,是为大光明。

Categories : 同尘·霹雳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