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藏

2009.08.08

和我姐对谈产生的一篇文,会写完,呃,原型……哈哈,等完篇公布吧。

那天抽风的片段放送:

很多年以后,她在D城看到无限的旧日风光。那个城市里木槿灼灼,就如同开在记忆里那般,开在嘉兴,绽放江南无法述尽的烟雨。
她瞬间以为什么都没有飘散,远处还是没消散的炊烟,满目是未消褪的苍绿,风把衣服吹的呼呼响。
但木槿的花语是朝开暮落,就如同时光一般消褪而不动声色。

很多年以前,她们一同坐在溪边,溪水很窄,清凉的一线从不知名的地方蜿蜒而至。
那天她拍了很多照片,蓝天,白云,大海,流水,高山。
就在那一个下午,阳光正照在她的脸上,她无比鲜活的笑。
就这样,一生都停留在那一刻,在一只镜框里,朝着以后的时光微笑。

那是她们最好的时光。

只是走着走着,就变成了一个人的旅途了。
天地的舞台永远开放新戏,因为上天永远创造着新的观众,不会为谁而停留。
生乃是上苍最美的发明。万物如新,终古如斯。但死是另一道门,为时间所敞开的门。
向死,而生。
那么不知不觉就能过一辈子,剩一个空院子还有一把生锈的钥匙。有些人离开了,满世界的光阴追着她们乱跑,她们没有赶回来的时间。
于是,走着走着,一个人的旅途,似乎也就不那么荒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