澡雪而精神

2014.03.09

就当是接着拔拔草吧。这边荒凉已久,不能直视啊……

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25736794/

大图→http://vdisk.weibo.com/s/4fBUIOx4KJD

Categories : 抱朴·影像

人语烟中始焙茶

2014.03.09
去年难得闲散了一秋,冬天才忙起来。忙过了三个月才回过味儿来,得……又回到之前的那种状态了。
——三月伊始,书读半本,印稿写了半枚,磨在意义不大又不得不做的事情里,散漫只能又作罢。
阿闵远隔万里还在吐槽我,现在除了正经稿子和扒拉几篇同人,多半在扮学究推书,余者无关的,基本都湮在昔年里了。
见得着的想,见不着的,也就慢慢不想了。
李叔叔倒是年后那周又见了一次,约着一块儿去淘弄了点东西。他有点苍白,眉间带点霜色,走了几个旧书店都没开,竟隐隐带了怒气,和前两年全然不一样了。最后终于又见着了刘爷,找了几本能找的书——束之高阁,早已落满尘灰——可能看的人确实不多。刘爷找出书来也不忙卖,坐在门边端缸子老神在在的喝茶。
一个也许想买一个无所谓卖不卖,却又一起走了神。
想想那片旧书摊书店最鼎盛的时期,清寂里带着热闹,黄昏时也有光线流动,照得满地生辉,灰尘味儿也能被熏成书香。不远处有小吃摊儿,人间烟火气混杂在一起,美妙得紧。
所以我想他不是不想买,只是不喜欢这冷清。他更喜欢早年的地坛书市,可以论斤买,论箱提,精神富足脸色也好,兜转一圈,就像挑灯点兵的将军。
我顺着他说了许久,又想着能再聚点人才好。
也许还能聚起来吧,就像一声锣响,不过散场。曲终人散是有点惆怅,但散场了再开也罢。
——那枚写了一半的印稿是,人语烟中始焙茶。

3.5 凌晨,除除草

去年难得闲散了一秋,冬天才忙起来。忙过了三个月才回过味儿来,得……又回到之前的那种状态了。

——三月伊始,书读半本,印稿写了半枚,磨在意义不大又不得不做的事情里,散漫只能又作罢。

阿闵远隔万里还在吐槽我,现在除了正经稿子和扒拉几篇同人,多半在扮学究推书,余者无关的,基本都湮在昔年里了。

见得着的想,见不着的,也就慢慢不想了。

李叔叔倒是年后那周又见了一次,约着一块儿去淘弄了点东西。他有点苍白,眉间带点霜色,走了几个旧书店都没开,竟隐隐带了怒气,和前两年全然不一样了。最后终于又见着了刘爷,找了几本能找的书——束之高阁,早已落满尘灰——可能看的人确实不多。刘爷找出书来也不忙卖,坐在门边端缸子老神在在的喝茶。

一个也许想买一个无所谓卖不卖,却又一起走了神。

想想那片旧书摊书店最鼎盛的时期,清寂里带着热闹,黄昏时也有光线流动,照得满地生辉,灰尘味儿也能被熏成书香。不远处有小吃摊儿,人间烟火气混杂在一起,美妙得紧。

所以我想他不是不想买,只是不喜欢这冷清。他更喜欢早年的地坛书市,可以论斤买,论箱提,精神富足脸色也好,兜转一圈,就像挑灯点兵的将军。

我顺着他说了许久,又想着能再聚点人才好。

也许还能聚起来吧,就像一声锣响,不过散场。曲终人散是有点惆怅,但散场了再开也罢。

——那枚写了一半的印稿是,人语烟中始焙茶。

======================

说点下午的闲话

翻翻豆瓣捋捋书目录…………略有点囧。“西方某某引论”、“某某思想概论”,现在的新丛书要是再这么起名,总觉得空而无当,注水不实。

想起之前赵敦华先生给《古典哲学的趣味》写过篇序,说哲学导论可以有不同写法,可以按照哲学史的时间顺序写,也可以按照问题来归纳;可以由面到点,也可以由点到面。中国人介绍西方哲学的书,通常采取哲学史和由面到点的写法。

按阅读经验来说,此言无差。哲学为了引人思索,启迪心智,如果单纯条条框框下来,读者也只去记死名目,就真无趣了。

附一下赵先生那篇序吧。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482702/

Categories : 微焉·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