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补强终究还是件麻烦事……

2010.07.07

捋捋目前的签约或待交易状况:

1、Devin Ebanks和Derrik Caracter加入。
2、The Los Angeles Lakers have opened discussions with veteran swingman Mike Miller, with one report saying they’ve offered Miller a five-year deal worth $30 million dollars.
老天怜见,我是真的不想看米勒同学,这个现在已经被否。而是Blake以4年1600万进入。
3、鱼总合同大问题,湖人倾向于用1年250万来留人。这个价码有点不现实……如果这个价码能定下来,库普切克估计会马上去追逐贝尔。估计也就是一个老将条款。给Blake一个中产,后面有点不好办……
The Los Angeles Lakers are asking Derek Fisher(notes) to take a pay cut with one-year deal – perhaps from $5 million to $2.5 million, a source says – to stay on their run for a three-peat.

The Los Angeles Times reported Fisher wants a two-year, $10 million contract. But the Lakers’ agreement with point guard Steve Blake(notes) on a four-year, $16 million deal has given the team leverage in its talks with Fisher, who turns 36 next month.

From YAHOO

说说与湖人无关的……

1、刚刚去推特上Follow了老北京……好吧我真无聊,但CP3更无聊……

Oneandonlycp3:Couldn’t convince him to tell me which team he’s goin to but convinced him to join twitter lol…my brother from another mother @KINGJAMES

摊手……于是无聊的也可以去关注下KingJames,扶额,天知道我已经讨厌他多少年了。不过,嘿,说不定他会在推特上公布去向……

2、某个先签后换的说法,也就是说把Bosh送去克利夫兰,可能会牵扯Varejao、West、Parker还有一干人。这个流言现在尘嚣甚上,说不定能成真。不过克利夫兰这样的损失貌似还是大了些。

3、C’s对Barbosa有兴趣……而且想拿Rasheed来换==

4、Duhon签了魔术。

于是暂时关注的就这些……鱼总鱼总赶紧定吧……继续稿子==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Sweet Sixteen

2010.06.19

昨天有好几件事值得记,各种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啊……

一是上海双城会。刚看到了道友拍的操偶视频,听到武曲的一瞬我还是燃烧了。不止这次,08年家门口那次一样错过……不知以后是否还有机会,道法自然,这也强求不得,叹叹。
二是新剧,此厢另写剧评再说。

三是湖人终于夺冠。
开始看文字直播那一瞬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一切淡定都是装的。
而后看照片看回放,看他们哭泣拥抱、肆意欢笑、举杯庆祝,登上世界的巅峰。
那一刻过往皆鲜明。
战术分析什么的,现在都是浮云。太多的话都在十二年间说尽,仿佛就是追溯了一场少年美梦。
生如刀锋,血仍未冷。

我偏爱这种喧闹中的寂静。后来kb又站上了裁判桌,他像十年前一样高挥手臂,仿佛年轻的可以振翅而飞。

总决赛报告等过几天直接贴论坛,我还要缓缓。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Tags :

Mr. Bryant,生日快乐

2009.08.23

每年今日,生日快乐。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MD湿了湿了,OK圆满!

2009.02.16

OK圆满了!

好莱坞的结局!但我喜欢啊!!!!!

不知有多少人感怀不已啊!我们十年的紫金记忆!

湿了湿了。

MD两人泯恩仇了啊!!!

仰天长笑,劳资谢谢斯特恩!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Tags :   

圣诞大战碎碎念·世界之巅只是幻象啊口胡

2008.12.30

关于圣诞收视的碎碎念

NBA向来擅长造势,只不过在炒作都变得越发艰难的今天,“圣诞大战”也是不太好过了。今年的八点档不错?好吧,经典或说巅峰对决确实满足了我们的胃口和球迷心理。

“圣诞大战”顾名思义,就是NBA剥夺某几队球员与家人团聚过圣诞的机会,顶住上述人等的碎碎念而给全世界球迷奉上的礼物。既然是节日大礼,那就要安排的精心。NBA费尽心思在这上面做文章,可惜的是,好多老冤家早就不见了踪影。

湖人向来是这道圣诞大餐的主菜,与国王之争,遥远的姚鲨对抗时代,再到后来的OK分家恩怨情仇,06年季后赛与太阳结下梁子后07又继续强势出场。只是除了对母队的关心,炒了一年又一年,球迷的耳朵老茧厚的已经听不进什么对抗和宿命论,很多时候一看赛程表,就倒足了胃口,即使今日眼界已放的相当宽的球迷,也会对“圣诞大战”报以一句鸡肋。比如2007年的圣诞大战,从收视的角度看,绝对可以称的上失败。骑士对热火、太阳对湖人、超音速对开拓者,3.3%,相当可怜的平均收视率。三场比赛各有千秋:湖人对太阳,最高的一场,毕竟还有华丽的打法和球星作保;骑士对热火,只有3.1%,缘于热火的持续低迷,也源于,不是每个球迷都希望在圣诞节继续看皇帝举着炸药包冲禁区的身影;超音速对开拓者……好吧,谁也没能想到奥登赛季报废掉……

靠强势媒体好也不好,商业运作、聚敛人气、媒体效应,这三点让NBA招安了ABA,只是报应不爽,噱头也有失准的一天。

而今年,托着6月总决赛的洪福,联盟历史上最悠久的宿敌一说光荣上位。
很欢快的,KFC千胜,我湖奏“凯”。
ABC说,这场比赛的收视达到了5.3%。
而且球市火爆,球票爆炒。

于是大赚,只不过……一年好一年坏,终究还是要看运气罢了,S总裁先生,不得不承认,其实有时在商业运作上,你也是个自娱自乐的囧娃啊……

曾经我以为,世界之巅近在眼前

弗朗西斯说,明年,将是我,姚和翠西。

忘了今年那一次接受采访时,弗朗西斯说,明年,举着奖杯的就是我,姚和翠西。

又一次被交易。曾经火箭的特权。
火箭培植着自己的夺冠体系,并尽力希望自己的球员能够融入体系,在排除伤病的情况下,麦蒂是个好的组织者,也能为球队改变自己的功能类型,阿泰的命中降到冰点但是依旧能在防守端保持窒息的压迫。而弗朗西斯在体系里能做什么?
做某一侧的主攻?根据他的上场时间,已经没有机会了。
射手?从出道的第一天起,他就是个得分手,但从来都不是一个射手。
做外围掩护?需要时间也需要默契,需要耐心也需要体力。

进攻端或许难以融入,在防守端?SF3真的不是身心俱疲伤病不愈情况下还能上场就能冻结对手的神器。

假如你是总经理……抛弃吧。
当年扣篮大赛的惊艳一灌,意气风发的特权,真情真性的汉子,在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又一次被交易。交易到灰熊,当年还在温哥华的灰熊,正是他拒绝报道的地方。
想想是个奇妙的轮回,也是命运的玩笑吧。
谁都难抵年华老去。

只是有些,难以接受吧。
对于我这种话语背景中成长起来的人,商业两个字,已经被作为无可怀疑的前提接受了下来。

商业是相对于那个粗朴而纯真的时代来说的。人人鄙视商业,又不得不接受商业。谁开始商业化的,为什么要商业化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商业不仅仅是收获金钱的喜悦,甚至是狂欢。

于是产业化成了必由之路,所有的必由之路。
只是,当一切情感都可以用产业化来结构,其实我迷茫的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为什么我们常常被蒙蔽,又常常被启蒙?
许是来自我们内心的黑暗。

其实篮球可以是一份梦想,NBA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份工作。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Tags :   

Nowhere Man——鸟人安德森

2008.12.18

那天看完CM的410,与朋友在一起闲聊,说对NBA的一类人做一下Profile(有看Criminal Minds的筒子会有耳闻,就是侧写),他们应该有如下特征:强健的体魄,即插即用的性能,防守能力有一定水准——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是么?那么再加上一条,他们都是nowhere  man,比如Chris Dudley,比如Tony Massenburg,比如Chris Andersen.

Nowhere Man也可以很幸福,比如Moses Malone,他享有着第一中锋的美誉他也曾为九只球队效力,除了让他赢得生涯唯一一枚冠军戒指的76人,他也在爵士、鹰队、雄鹿和马刺留下过足迹。Sam Cassell也一样,他在火箭“捡到”两枚冠军戒指后,从篮网到小牛到太阳再到篮网,5年内四次改签三换东家,直至在雄鹿站稳脚跟。在森林狼与KG拍档的第一个赛季,达到个人巅峰,场均约20分7助攻。之后流浪到快船三年,又帮助快船提升了经验层次,上赛季在凯又拿到了第三枚戒指,他的半截篮很NB,他的职业生涯也很幸福。

Ok,任何一类球员,都可能过着流浪生活,你可能是名人堂,可能是老戏骨,可能是领着底薪的菜鸟,可能是让管理层一掷万金的巨星,当然也有可能是克里斯这样的倒霉蛋。

 

他并不是一个幸运的孩子,他没有接受过良好教育,他也没能通过大学或是什么预科之类的考试,他拿不到体育奖学金,于是他只能靠打野球谋生。他唯一的美好回忆可能来自于那场他获得“鸟人”外号的高中比赛,那场得到了35分19板13封盖的比赛,“他的双臂张开就像飞鸟一样”。
 
中国球迷对克里斯·安德森最初的印象可能就是99-00赛季里,江苏南钢阵中那个活力十足的年轻人,因为年轻,极富冲劲,虽然内线基本技术粗糙但身体条件很突出。四个半月的CBA生涯里,他的成长极为神速,到了常规赛末一度占据首发,时常上演精彩的飞身暴扣——他可以板着指头数数那些被他扣过的家伙,他还是球队的篮板王。

如果CBA也可以说是NBA的跳板之一的话,跳回去的还有那么几位:大卫·霍金斯和大卫·范德普尔还有拉隆·普罗菲特——就是05年巴特勒换状元那个做添头的家伙,两个大卫已经都不在NBA混了。

克里斯在这点上很幸运,他跳回了NBA。

2001年11月,他和掘金队签约,在丹佛打了三年,然后转会去了黄蜂,他依旧不怎么会投篮却凭着冲劲受到球迷的喜爱,他靠着弹跳参加了两年扣篮大赛,虽然都比较搞笑。

假如这一切可以延续,即使他骨子里仍是个没有安全感的流浪者,他也可以做一个出色的蓝领,球队的吉祥物,只要他没有嗑药。

嘿,你不是约什·霍华德,磕着药还可以带领球队前进。幸好,你也不是曾经大卫·汤普森,那个曾经的NCAA天才,那个曾经同时被ABA和NBA钦点为状元的天才,那个曾经让“空中接力”广为人知的天才,那个30岁之前就因为嗑药结束了职业生涯的天才。

你只是个普通的Nowhere Man,你没有如此出众的天赋,你只是禁区里冲锋陷阵的走卒。

但是你回来了。2006年你被禁赛,2008年,你回归。落魄,戒毒,起死回生。

你可以在有限的上场时间里填补掘金内线的空虚,在掘金的禁区上空张开双翼,就像坎比曾经做的那样,你永远不可能有超越他的成就,但是你依然可以对球队有所贡献。

据说古旧的西俗里,自戕者要被埋葬在十字路口,这是要向死者和生者表明,被埋葬者处于生活的歧路,没有信仰让他得以指引。
就像一个心灵的十字路口,我们将默默而过或者嚎啕痛哭。但更多的时候,可能会停留在十字路口,蹲地愁闷已被命运战胜,或是战胜命运,睥睨四顾。
所以无论怎样,鸟人还可以展翅,即使再也飞不高,即使他无法像凤凰一样灿烂的涅槃——但他既已走出,便不再是命轮的囚徒。

He’s a real nowhere Man,
Sitting in his Nowhere Land,
Making all his nowhere plans
for nobody.
Doesn’t kave a point of view,
Knows not where he’s going to,
Isn’t he a bit like you and me?

==========
这不是一篇合格的人物文,只是今天突然想起了克里斯想写点东西,可以看出这篇没有展开……或者说没有写完,抱歉……因为宿舍快断网了,所以急匆匆的发了出来。

这篇极短的文献给森林,今天是他的周年祭。
可能还会有人记得他写休斯顿的那篇名文《我的名字在这个被人遗忘的城市里欲走还留》,可能还有人能想起他对篮球的热爱为《街霸》付出的心血。
就像中国的会有越来越多的Sneaker一样,
《街霸》也会长存——你的心血会长存。
2003年那个明晃晃的夏天也永远长存于我的记忆,谢谢亦兄亦友的你。
天堂里一样有篮球,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Tags :   

嘈嘈切切错杂弹(关于一些转瞬而过的细节)

2008.11.30

对抗性游戏

天才是能在复杂的事物中找到简洁方式的人,但能将单调、乏味的状态弄得纷繁的人也是天才。在所谓成王败寇的对抗性游戏中,球技带有很强的凸显性,但是那些被谈论到滥的论题有多少具有真正的意义——带着时代的偏见。
在联盟的历史中,有一些人并不值得推崇——他们业已在长期的评述中“异化”为一种平庸,相反,一个似乎与时代“断裂”(不是忽略)的人,身上却会令人惊讶的保存着某种传统。
一个断层,一场对抗性游戏。

AI,这个游戏的代表,美国梦的代表。

AI与比卢普斯对调东家,是11月开始以来NBA最大的看点之一。比卢普斯可以为掘金带来大局观,可以忽视他越来越不积极的跑动,带来流畅的团队进攻组织和切入,送出他享誉联盟的精确传球。
而AI,想起有人说过的:曾经你的3号如火燃烧,而如今你却要穿着海天蓝在丹佛终老。——现在在丹佛终老亦不得了。

昨天对雄鹿的比赛,AI替补出场,在28分钟内得到17分、7次助攻。在他12年的职业生涯中,这仅仅是他第六次打替补。
后比卢普斯时代,活塞连一个真正的控位都没有,他比史上最草根的总决赛mvp大一岁,他曾经是球队黑洞,他的对位防守从来都算不上出色,他会让球队的首发更老,他33岁了,身背着大合同,并且有时已经不能像年轻时那样疯狂的冲击了。而他的新搭档:斯塔基太喜欢突破了,四人组被打破后,普林斯在新角色里并不适应,内线得分能力不如从前甚至渣化,天尊打球越来越飘。
可是他仍然是史上火力最猛的武器之一,他仍可以在活塞进攻被吃死时切换到多样高效的得分模式,他的新队友严谨聪明知道怎么在Team的模式下打球,他可能不会再被二人包夹三人包夹,他上季82场全勤,职业生涯失误最少。

嘿,别太在意什么训练迟到遭到处罚的事,他已经不是那个和斯塔克豪斯锱铢必较的小子了,过了十年了还记得么。你可以怀念新秀季他快人闪电的胯下运球你可以怀念他变向突破MJ的镜头你可以对着他无论何时都穿的十分嘻哈的西装摇头,还有什么私藏非法枪械什么02年夏天的24项控罪——往日的问题青年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蒸发了。

可是这些根本不够,活塞能给他带来总冠军么,他能为活塞带来总冠军么?活塞不是王朝,但它的配件精密并且严谨到僵化,它没有极度的冠军饥渴,不用说总决赛那么远,活塞可以迈过东区决赛么?活塞不是适合他的球队。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AI都扮演着对抗世界的全民公敌角色,也扮演着一个时代的孤独者代表。绝尘而去的英雄总是那样的不可复制,乔老爷是一种,AI是另一种。
可是这么多年兜兜转转,AI还是找不到理解世界的方式,正如前面所说,他现在是一个低眉顺目的好孩子,但是你仍然会怀疑潘多拉的盒子何时再开,并且附送一个莫测的借口——他也依然被世界误解着。
在美国,如果种族主义是挥之不去的原罪,那么一切的救赎就从球场上开始。AI就是这样成功的美国式英雄范例。未来历史的诠释者可以丢掉今日琐碎的细节,从现实的需要解构AI现象的象征意义。不仅仅是美国梦的实现,也是世界梦的放大。

但是这些不够,他要的不是一个英雄的寓言,他要的是真真切切的总冠军。在这场对抗性游戏中,他会是特例么。

03年,我曾经写过一篇该死的文章,我说明知山有虎,何必偏向虎山行。
其实现在想想,他们是一样的,kb和AI,他们骨子里是一样的。
哪怕前面是不可攀之高峰,他们也要用生命去攀登。
他们一同代表了96一代不屈的斗志以及优雅。
命如灰烬,但生若刀锋。
记得曾经有人的题目,AI,血仍未冷。

上季有张图片,费城球迷在打出的牌子上写,Welcome back AI.Thanks for 10 great years of heart and soul.

Thanks for heart and soul.

于是,不知再说什么了。再碎碎念也没有什么用处:活塞不是他的球队,他也不会为活塞带来总冠军。我敲击键盘觉得我写下了事实,但是我内心却祈祷他梦想成真。

“Now I use my athletic ability still, but I try to think the game a lot more, sort of like a John Stockton or Karl Malone, just trying to be witty about everything I do on the basketball court and not trying to use my athletic ability and speed all the time.”
这是他在加盟的发布会上所说的话。但是请别像你提到的两位前辈那样,也别像查尔斯爵士那样,别像克里斯那样,还未在最顶端绽放便已黯然凋谢。
于是只有祝福了,在这场游戏中,圆梦吧,你我他,很多人一场美国梦,世界梦,直到你真正的老去,黄金一代真正终了。

Then we’ll ride off in glory until our time is done
我们将光荣地骑行,直到我们的时代终了

所谓无冕之王

现实不完全是理性的,而理性的东西也不完全是现实的。加缪写下这句话时,可能完全没有想像到有个人用它来形容媒体。
不是么?这是个如此荒诞又带点温情的时代。

这个时代也注定与浮躁相关,当商业概念一次又一次的成就NBA,并向台下的观众展示出些许媚俗的时候,某些人某些事已经彻底抽离了它的灵魂。物是人非,此时的球迷已并非当年,篮球的内涵是否已悄悄置换。理想主义的死亡就是激情的死亡,也是反叛的死亡。
当真正的特立独行消逝,反叛真正的死亡来临——当商业意识形态构成一个个文化坐标时,篮球会在一些标识中复归记忆。
“伟大”一词随处可见,在这个时代,什么都是伟大的。打开任何媒体都能看到满眼的“伟大的表演”,我们的口味好像没有变刁,如此宽容。

可这样的篮球这样的传媒,你仍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它是正常的,如此正常以至于成了符号化的象征意义,本来么,这就是个带点小荒诞的时代。

毫无疑问,在大众传媒飞速发展的今天,某种泥沙俱下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媒体的杂乱无章甚至是光怪陆离,经常让人觉得闯进了一个充满鱼腥铜臭的农贸市场,可谓五色迷离,五音乱耳,足够热闹,也有足够多的受众。这就如同开了一家饭店或者夜总会,只要有人掏钱,吃什么我就做什么,玩什么我就有什么。

于是……某门户被告了?活该。

我不能妄言背后的真相究竟是怎样,可无论报道什么,媒体都应该是参与者、评论者和批判者,也是某些根本价值的保护者而不是在大众面前搔首弄姿。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不乱方寸举重若轻,这才是最佳状态。

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判断,并能做出自由自主的选择,媒体也是一样。
可惜这样说,有人还是会以为我是文化专制主义者。
于是算了吧,这样一个信息爆棚的时代。

就等待大戏落幕王者归来,或者让游戏变成爆棚的嘉年华。
没有这样沉醉与狂欢的媒介环境,我们可能不会习惯吧。
那么聚光灯下的你们……

你也许不喜欢人家关注你的大事小情,从你几岁扣中第一个篮到你几岁第一次和一个女孩约会
你也许不习惯放个屁都要放到Youtube上反复播放,但是,不好意思,唯有这样才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Tags :   

休赛期碎碎念

2008.07.25

休赛期么,大家都闲的紧,争先恐后的给大家弄出点段子找乐,那我也念叨念叨,这年头不说话,就有人拿你当哑巴。

1、Ronny走了,湖人没有跟进报价。Sasha可能要到欧洲打球,寻求大合同。走吧,都走吧,谢谢这一赛季为我湖做出的贡献。好聚好散。湖人不可能给两个人全额中产。乃们走了,就会有老将过来抱大腿了。你们也还年轻,自己求发展去吧。

Such as two years, $50 million? That’s the amount Bryant jokingly said it would take for him to leave the Lakers and play in Europe.

“If he gets that, I’m calling Rob Pelinka (his and Vujacic’s agent) right now (and telling him) you better get me $150 million for two years,” he said laughing.

要是欧洲球队给我两年5000w,我也去啊。

要是Sasha真走,我应该给佩林卡打电话,告丫也给我捞份2年1.5亿的合同。

BS大神,不好好留兄弟,扯淡咩,真是的。

2、有些兄弟省省吧,易立下赛季不可能入湖人,啥?你说他打夏季联赛。得,您先搞搞清楚再说。他是作为一个球员更吸引湖人,还是作为市场标牌?当然,还有孙悦。

3、Candace  Parker牛了,彻底成了今年WNBA的焦点所在。汗汗,女神,乃还觉得乃受的关注不够多?

4、奥本山宫殿暴力再现,以后改成角斗场好了嘛……

5、这次事件的后续,女马龙被废了膝盖,马洪推了Lisa,靠,丫居然打女人耶!

6、PP也不甘寂寞,开始大嘴喷天下了。蓝色字体翻译转自HC。

   不舒服的凯蜜请跳过,湖蜜喷口水时刻。谢绝争论。

Q:在赛季开始前你有没有想过球队会夺冠?

A:是的。Kevin 和 Ray 以及我都知道我们今年会赢得冠军。

囧,赛季前乃怎么不这么说?

Q:你认为现在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是科比吗?

A:不,我不这么想。我才是最优秀的。虽然说自信和自大往往只是一线之隔,不过我很清楚这里的界限在哪里,因为我对自己有着充分的信心。

哈哈,休赛期最大笑话。自己信心是一回事,公认是另一回事。老子还天下第一呢,有人信不?

Q:你觉得哪个球员让你防守起来最困难?

A:如果一定要选一个的话我会说是 LeBron James。

废话,不谈Mis-match,乃们俩是对位啊……

Q:你的偶像是谁?

A:我小的时候,最崇拜的人是我妈妈,其次则是 Magic Johnson。

乃没忘乃还是个湖蜜。

Q:现在联盟中你最欣赏的5个球员是谁?

A:Kevin Garnett、Ray Allen、Rajon Rondo、Kendrick Perkins 以及 Paul Pierce。

直接说乃们冠军队就好了嘛,这样就有幽默感了?

Q:你想过离开凯尔特人吗?

A:不,我希望在这里结束职业生涯。

汗,大神估计也是这样想。

Q:你认为 Manu Ginobili 是个优秀的球员吗?

A:毫无疑问。他是NBA历史上最出色的外籍球员。

囧,直接忽视TD,人家可是维京群岛来的。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Final

2008.06.18

四节完败,无话可说。

Finals,Fin.

祝贺,kai,Kevin和paul.

kb歇歇吧,伤痛,还有奥运会。

今年的湖人,已经足够惊喜。

谢谢他们,给我这个不分晨昏的六月。

用不着封神抑或其他,对我来说,完美的赛季。

 

三国的结尾感叹: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曾经最热切的期望,到尽头,是一片平静。

完完整整得看了48分钟。

借用别人的话吧,世界上第一幸福的事,是看你打球。

可以从地狱中走出,也可以从离巅峰咫尺跌倒的地方爬起。

下赛季伤病退散。

 

加油,湖人;加油,kb.

I love Kobe Bryant,I love Los Angeles Lakers,That’s all.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

那些变幻的消逝的永恒的

2008.06.17

6月17日,哥的生日,这篇四天前的东西,算不是贺礼的贺礼吧,生日快乐!

那些变幻的消逝的永恒的(关于裁判、T-mac、古典篮球)

6月13日首发ILK

1

这两天多纳希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似乎我湖的冠军要打上星号,火箭也沦为了阴谋论的牺牲品。
裁判执行了联盟的指示,因此2005的小牛和2002的我湖在一轮系列赛中逆转获胜。
再加上自季后赛开赛来就已经吵翻天的主场哨。
乱世不用重典,妄为之徒倍之。
按照这样的说法,如果再用“误判”之类的搪塞,只会让人笑掉大牙之后再笑掉牙床。戏已经唱到了这份上。
呃,猫腻?或者说阴谋论?

“球”的份量在减轻,“人”的戏码在增加;“真”的比重在减少,“水”的比重在增加.
在球场上用劲,不如在人上做文章。你愿意看这样的比赛?
无规矩不成方圆是不是哪天还要催生成美国式的黑色幽默,篮球是方的?

可惜没有黑与白这么简单。

NBA恰好是抓住了我这样球迷的心。你不是愿意看么?反正我随心所欲而不逾矩,逾矩了你也会心甘情愿的觉得是潜规则。

kb选24号是否意味着篮球也是24秒的真理,因此篮球也算是一种格物致知。
真与假同堂,虚伪与真诚共荣,所幸篮球汪洋如此宽广,可以包容一切。
这篇文章算是我对娱乐篮球的最后致敬。

那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唧唧歪歪——好吧,我不爽的是那层窗户纸捅破了,本来可以装B到死。

假如比赛开始前你就知道结果会很开心吗,好像不。
竞技体育最伟大的魅力之一就是它的不可知性。
知道这种内幕的感觉很开心吗?好像很糟。

讲个流传已久的段子:有个影迷在电影院里等待某悬疑大师的新片上映。不足十分钟电影就要开演了,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就这时候,一个卖爆米花的大妈凑上来,问,你要不要来点爆米花。影迷说不要。过一会,这个大妈又凑上来,问要不要爆米花,影迷说不要不要。过了一会,那个大妈又来了,说你来点爆米花吧,这爆米花挺香的。影迷胸中一阵怒火,发作道:我说不要就不要你咋那么烦!大妈离开了。电影开演了,这时候大妈又来了,影迷刚想骂人,大妈说:“我我是想告诉你,电影里的这个邮递员就是杀人凶手。”
你笑了吗?反正我笑的惨绝人寰——当然当然,我一向比较爱讲冷笑话。

先知道了他们的故事结局是可怕的。
如此放肆地爆料有点不负责任,至少也要在判决书上标明“有关键情节透露,勿入。”
哦,好像还是很冷。
只是,难不成我还要拍手叫好然后再说联盟大导演的作品真TM精彩。

再做个比喻,假如我知道Kobe Bryant生涯的一切结果,在他的职业生涯已经过了五分之三的当口,我会舍不得看余下的五分之二。因为这五分之三给我留下了太多深刻美好的回忆,泪中带笑,笑中带泪。人生会有好多痛苦的日子,我会把它留起来收藏,每当我感觉身心疲惫的时候再找出来看,看湖人是否又成就了一个王朝,看我们的队员是依旧团结一心奋斗不息还是已经散落天涯,看kb在人堆里闪躲横挪是否又做出了匪夷所思的天人动作,是否成为新世纪的球王,成为又一个不朽的神话,是否成了伟大历史的传承而不单单是与帮主越来越无聊的比较。然后我可以痛快的哭傻傻的笑,捧着一杯下午茶。

你们觉得怎么样?

说我拾人牙慧也好,装B也罢,还有可能是自欺欺人。
阴谋论?呵呵,或许吧。
潜规则有吗?有。还要继续看比赛吗?当然。
因为球员在场上的每一次汗流浃背每一次滴下献血毕竟还是纯净的没有杂质。
——请忽略金钱,我更想把这解读为热爱。
如果一切都是虚假……最简单的例子,还能看见经过炼狱的某人站在联盟之巅吗?

这个时代,也需要理想和神话。

2

曾经的曾经,我在欣赏的球员名单里会填上T-mac这一名字。
而经年已过,历史斗转星移的错落。
原来曾看过一位兄台评价T-mac,说他是联盟摇摆人里,史上天赋最佳。
即使觉得夸大了些,也记得他令人销魂的突破启动第一步。

但是火箭是王朝还是YY,球迷心中都有一杆标尺。

历史往往是这样,犯下的过错往往要等到一个特定的时间才会获得批评和指责,而身在过错中的人,对自己的所处了解得更晚,他们往往要经过一个自我形象的重塑,才能意识到当时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并很可能错得离谱。

当年的交易,到底是不是一个笑话。

有过多少次输球,就有多少回总结——只是总感觉那总结不痛不痒,输球总是扎扎实实。
从来不曾骂T-mac软,因为只要是运动员站在球场上,想到的必然是争胜。
只是,保持持久的精神力,真的这么难么?

说一个人的巅峰“来得太早”,总带着伤仲永式的惋惜。
假如把T-mac三换东家比作三段旅程,他在开头都是以一名身手矫健的篮球明星或者球队救世主让人眼前一亮过,随后就脱了缰似的踏上的下坡路——这下坡路即使不是一马平川也是挣扎无比。季后赛首轮7次未破的他,每一次被旧绩重提,62分,33.5秒13分,2届得分王……怎么都透着点好汉难提当年勇的讽刺,以及落花时节又逢君的悲凉。

Kb说过自己在与传奇作战,那么T-mac,是否亦不属于……这个时代?
好似一曲美国版《琵琶行》,他嘈嘈切切弹出的职业生涯还是可以算联盟精彩的篇章之一。唯独身边缺少了可扶持的江州司马。

就像原先看小说,甲问乙:你为什么哭?乙说:“这世界太昏庸,而我又置身其中。”

那么,是否一定会有更好的世界?

3

中午去了一趟高中,发现一个还认识的小孩儿在练CROSSOVER,一招一式,极尽模仿着华丽,他的偶像是AI。
我侧头问他,那你知不知道奥斯卡·罗伯特森。
……
好吧,也许他只记得蒂姆哈达威。

古典篮球就像一个大师,一个人喃喃自语,说着 60 年代的美国俚语,讲着精致高雅的笑话,可惜,没有多少人能够听懂。

篮球这盘棋下到今天,每前进一步,就更接近一个或胜或负的终点。但是这场棋局的隐喻不是对弈,不是黑白,不是胜负。它意味着更多,本质也被进一步消解。

联盟中最会打古典篮球的队伍是……马刺?虽然这不是我下的断言。

爱默生说,大悲者会以笑谑嘲弄命运,以欢乐掩饰哀伤。这话形容原来坚守着古典篮球的pop很合适。只是他也放弃了。

嘿,你以为自己看的是古典篮球么?你信篮球已经越来越回到本源?况且,古典篮球有什么好?
越是确切的真相,看来越会像是一场苦心经营的虚构,而哪怕最蹩脚的虚构,也会显得煞有介事,这应是生活教给我们的智慧之一。
你知道,这只是一种奇怪而微妙的感觉罢了。

还要仰望多久,才能洞悉苍穹?
那是,我们所不能得见的万古江山。

擦肩而过还是迎面相逢 (Finals G4后)

迷失的幻象最好的时光(Finals G3后)

 

Categories : 倾刃·体育